///新闻记者的冒险

新闻记者的冒险

【阅读原文】
乌克兰企图以一名曾批评普京政权的记者的假死诱捕行动,证明俄罗斯情报部门雇佣杀手暗杀异议分子。在两国政治战进入胶着状态之际,乌克兰这一以牙还牙的行为无疑是在作茧自缚。一个狡猾的诡计? 一个弄巧成拙的噱头? 欢迎来到两者兼而有之的后真相地缘政治世界。

【川透社综合编译报道】5月29日,有消息称,又一名批评普京政权的俄罗斯记者在其位于基辅的公寓外遭枪杀。该记者浑身是血的照片四处流传,乌克兰总理将该事件归咎为“俄罗斯极权主义机器”。5月30日,该记者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上承认,这是乌克兰安全局为抓捕一名俄罗斯雇佣来暗杀该记者的杀手而开展的一次诱捕行动。

2018年5月30日,俄罗斯反克里姆林宫记者阿尔卡季 • 巴普琴科(Arkady Babchenko)在基辅乌克兰安全局的新闻发布会上做出回应。

2018年5月30日,俄罗斯反克里姆林宫记者阿尔卡季 • 巴普琴科(Arkady Babchenko)在基辅乌克兰安全局的新闻发布会上做出回应。(Sergei SUPINSKY/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该记者名叫阿尔卡季·巴普琴科(Arkady Babchenko),曾参与俄罗斯与车臣的两次残酷战争,还为此写下一本很有影响力的回忆录——《一个士兵的战争》(One Soldier’s War)。作为一名战地记者,巴普琴科报道过俄罗斯帝国主义入侵格鲁吉亚和乌克兰事件,批评起克里姆林宫(前苏联政府)及其激进的外交政策来毫不手软。他也经常身陷丑闻或遭人威胁:2017年,一架飞往叙利亚的飞机在途中坠毁,他在Facebook上发表了对于该事件漠不关心的言论,招致民族主义者的抗议,之后他便离开了俄罗斯。

巴普琴科最后来到了聚集着许多俄罗斯异议分子和批评者的基辅。在基辅,克里姆林宫或其他势力针对这些异议分子的暗杀可以说是数不胜数。但这一次,事情有了转折。据乌克兰安全局负责人瓦西里(Vasyl Hrytsak)称,经证实,巴普琴科的假死只是诱捕行动的一部分。这一行动证明,俄罗斯情报部门以4万美元雇佣了一名乌克兰杀手暗杀巴普琴科。

在西方,蓄意谋杀是一种不被赞同的策略。虽然该策略并非完全无人知晓,但一般认为只针对非常特殊的情况。我曾经和一名英国警官交谈过,他称这一策略是“电影里经常出现的情景,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会采取这种戏剧性做法”。

但这似乎也是乌克兰安全局特别赞成的一种做法。例如,2016年,乌克兰安全局策划了波克罗夫斯克镇(Pokrovsk)一名地方议员的假死事件以逮捕袭击他的歹徒。在另一次行动中,乌克兰国家警察伪造了人权倡导者在敖德萨被杀的事件。据报道,今年1月,哈尔科夫一名官员被杀未遂的幕后主谋也因为这一策略而暴露。

诱捕行动是否是让巴普琴科活命并抓住声称要杀害他的人的最好战略,眼下还犹未可知。有人可能认为,只要目标实现就是成功了。然而,在乌克兰与俄罗斯的政治战处于胶着状态的情况下,基辅的行为不仅仅是一次执法行动,可以认为,乌克兰利用此次诱捕行动将暗杀未遂归咎于莫斯科情报人员,以此推进其政治战进程。

所以,这是一次警察办案程序,也是一场民族品牌的战争。在所谓的后真相时代,重要的往往不是现实中的客观事实,而是人们头脑中的主观假设。每个人,包括我自己,都有这样一种假设,即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是一个残忍的国家。基辅看到了利用这种假设的机会,因为基辅最初声称巴普琴科已经被杀,即使莫斯科方面声称与此事毫无关联,但没有人,甚至包括俄罗斯人在内去质疑他的死亡。毕竟,许多普京政权的敌人注定走向死亡是一个不可避免的事实。

普京政权不喜欢批评者,但却极度厌恶自己认定是叛徒的人,它明目张胆地表现对枪支、毒药、炸弹和放射性同位素的敌意。不过,除此之外,普京政权似乎还在积极培育通过恐吓和恐惧等手段在国内外为所欲为的“黑暗力量“,并企图通过暴力威胁消除暴力本身的必要性。

因此,无论是占领乌克兰克里米亚的俄罗斯“小绿人”特种部队是当地人所冒充的说法,还是在俄罗斯双面特工谢尔盖·斯克里帕尔(Sergei Skripal)及其女儿在伦敦中毒后,流传的“英国是卖国贼的险境”的评论,俄罗斯对于这些说法的否认往往带着一种似曾相识的装疯卖傻。这种看似无理的否认为克里姆林宫带来了好处,但也让它很容易受到基辅这样的诱捕行动策略的影响。

然而,对乌克兰来说,这一看似胜利的战略实则可能是一次失败。首先,莫斯科下次再卷入类似的黑色行动时,可以采取“巴普琴科防御”了。在西方,过去这类用冒充身份吸收对象的伪旗行动言之空洞,但现在可能更趋合理了。

其次,尽管巴甫琴科想尽一切办法铲除潜在杀手完全可以理解,但诱捕行动不仅是警察设置的圈套,而是从一开始,巴甫琴科就利用这一点来赢得反克里姆林宫者的政治支持。记者参与欺骗行为且受此行为的鼓动正中俄罗斯人的下怀。因为俄罗斯人一直坚称,记者不是世界公正的见证人,国家、大企业或其他既得利益集团等机构才是。他们无疑会利用这一点来努力推进他们的立场。毕竟,莫斯科不可能作茧自缚。

通过参与质疑媒体甚至总理的客观性和可靠性的信息作战,基辅使得人们越来越感到真相是不可知的,今天的事实明天就变成了虚构,任何一种理论、谣言或指控只在当下是可信的。这就是克里姆林宫的主流信息环境。这种环境本质上是虚无主义的,由于它相信了解真相是不可能的,所以大多数时候并不会极力说服人们相信其事实的准确性。它试图构造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每一种媒体源都是为了推进其日程,每一张照片都可能是被修饰过的宣传照片,而每一个目击证人都可能是演员或破坏分子。

巴普琴科还活着,这是个好消息。据报道,试图杀死他的人已被拘留,这是一个好结果。但我对和我交谈过的那位英国警官说的最后一句话是:“除了蓄意谋杀外,一定还有别的方法可以做到这一点。”他顿了一下,叹了口气。“有时候,人对于感知自己的利益太过聪明了些” 。【全文完】

来源:foreign policy
作者:Mark Galeotti
编译:侯娇娇
校改:邓雅宁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
By | 2018-06-09T00:10:25+00:00 六月 4th, 2018|国家大事|0 Comments

About the Author:

carmen


本文作者Mark Galeotti是布拉格国际事务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同时也是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的客座研究员。他透彻地分析乌克兰试图通过以一名批评普京政权的俄罗斯记者假死诱捕行动证明俄罗斯情报部门暗杀异议分子事件的前因后果。原文逻辑结构比较清晰,从批评普京政权的记者假死——证实是诱捕行动——引出所谓的“蓄意谋杀”战略——乌克兰以牙还牙实则可能是作茧自缚。编译过程中只删减了部分内容,并增添了伪旗行动、俄罗斯极权主义等背景信息便于读者理解全文。

Leave A Comment

亲,您知道么,
川透微信公众号一直在推送本站图文,扫二维码加入:

热门标签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