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年后回到故土

130年后回到故土

【阅读原文】

 

这是一个比一个世纪还漫长的寻根故事。祖籍希腊的叙利亚难民艾哈迈德(Ahmed)一家人在得到希腊政府庇护之后,立即前往故乡克里特岛,希望实现祖祖辈辈长达130年的夙愿。艾哈迈德的祖父一家于19世纪被驱逐出境,无奈背井离乡,一个家族从此离散。此次寻根之旅,艾哈迈德一家遭遇了什么困难,又有什么意想不到的收获?他们是否能亲眼目睹祖先口中那片美好的应许之地?

 

 

几代人的心愿

艾哈迈德,现年42岁,在叙利亚北部的一个村庄长大。他的父母也生长在叙利亚。但他的祖父母却来自遥远的克里特岛(位于希腊爱琴海)。

自17世纪起,奥斯曼帝国占领克里特岛,开始了对其长达两百年的统治。那时,该岛大约有四分之一的人皈依伊斯兰教,包括艾哈迈德的祖先在内。19世纪晚期,奥斯曼帝国没落。与此同时,希腊人进行了“种族清洗”,艾哈迈德的祖父母以及其他穆斯林同胞被残暴地驱逐出克里特岛。这些人离开克里特岛后,去往不同的国家。大部分人迁移到了土耳其、利比亚、黎巴嫩和巴勒斯坦;而艾哈迈德的祖父母一家来到了叙利亚的一个名为哈米迪亚(Hamidiyah)的村庄,该村庄是奥斯曼帝国国王阿卜杜勒·哈米德二世(Abdul Hamid Ⅱ)主持修建的难民营。此后,村庄内一万名村民基本上只能通过卫星观看希腊电视节目来保持与克里特岛的联系,偶尔会有极少数的村民回到岛上工作。

尽管从小生长在叙利亚,艾哈迈德一家却从未忘记传承故乡的传统文化。42岁的艾哈迈德自小便从父母那里习得具有克里特岛当地特色的古老方言。他提到:“我们虽然在学校学的是阿拉伯语,但在家里总是讲希腊语。” 孩子们学习希腊舞蹈,背诵克里特短诗歌(称为mantiades)。他们还代代相传着诸如炒蜗牛一类的克里特岛传统食谱。他们也很少与叙利亚人通婚,艾哈迈德的妻子亚斯敏(Yasmine)祖籍也是希腊。

艾哈迈德说:“我们心里或多或少总会惦记着克里特岛。我们都知道哪个人是哪个村庄的。我的祖父母常常说起克里特岛有多么美丽,他们在那里丰衣足食,应有尽有。我们一直都想回去亲眼看看,但是苦于没有机会。”

回到克里特岛

然而,艾哈迈德一家的平静生活很快便被打破。由于内战的爆发,他们一家被迫离开叙利亚。

艾哈迈德的三个姐妹及其家属最先离开。艾哈迈德本身患有椎间盘突出,很难找到石匠活儿干,但他还是想方设法地把路费给凑齐了。去年春天,他和妻子亚斯敏带着四个孩子共同前往希腊。

这次旅程耗时三个月,从土耳其到希腊莱斯博斯岛(Lesbos)的途中差点遭遇让人后怕的翻船事故。到希腊之后,他们参加了第一次申请庇护的面试,工作人员要求艾哈迈德出示护照时他故意将其手指放在他独有的克里特岛姓氏——塔扎拉克斯(Tarzalakis)旁边。据艾哈迈德回忆,那个工作人员激动地喊同事:“快来看啊,这有个克里特岛人!”然后,所有人都出来好奇地看着他们一家子。

尽管许多希腊人知道海外有很多克里特岛人,但他们仍然对塔扎拉克斯家族说的方言感兴趣。 虽然艾哈迈德一家的口音属于典型的克里特岛口音,但他们在叙利亚学到的很多词汇现在已经过时了。不过,艾哈迈德表示,只要耐心一些,他们和希腊人能听懂彼此在说什么。由于他们只会说克里特岛语却不会读写,在填表的时候需要工作人员的帮助。

在莱斯博斯待了一个月之后,艾哈迈德一家于去年8月获得了庇护。彼时,艾哈迈德的三个姐妹,两个堂兄弟及其家属已经在干尼亚镇(the town of Ghania)等候他们了。他们一家立即乘船前往克里特岛。但是,艾哈迈德一到那里,就因慢性癫痫病发作而住院治疗。医护人员对其口音感到十分惊讶,还把当地报社的记者给叫来了。不久,艾哈迈德在当地就已经很有名气,出院后几乎镇上的居民都认识他。有些人在街上碰到艾哈迈德,还会上前和他聊天,询问叙利亚战事。据艾哈迈德口述:“他们把我们看成回家的当地人。”

虔诚的寻根之旅

出院后不久,艾哈迈德一家正式开启了一次心心念念的寻根之旅。他们去往了祖父母曾居住过的斯卡拉尼(Skalani)村庄。该村庄位于克里特大区首府伊拉克里翁(Heraklion)。虽然无法确定哪一座房子是祖父母的故居,但艾哈迈德在当地人的热心帮助下去到了穆斯林居住的社区。走在街道上,凝视着绿荫下的一排排小酒馆和小石屋,艾哈迈德的全身都在起鸡皮疙瘩。尽管是第一次探访,他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毕竟那是祖祖辈辈魂牵梦萦说过无数次的地方。

在寻根的过程中,为了避免该社区居民误会自己要夺回那片土地,艾哈迈德一家必须格外小心。

现在,这个家庭全体成员都在学习读写现代希腊语,孩子们都在学校上学。“我们正在学习新的短语,但不会丢掉古老的方言,因为它已成为我们血脉的一部分。”艾哈迈德说。

虽然一个多世纪以来干尼亚都没有穆斯林社区,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除了艾哈迈德家族的25名成员之外,过去几年来有数百名来自中东的难民在该镇定居。海边长期关闭的奥斯曼清真寺现在变身为艺术画廊,穆斯林可以在其租用的房间里祈祷。

现在,虽然克里特岛并不完全是艾哈迈德祖父母描述的那片应许之地,但能回到故乡,他已满心感恩。虽然联合国难民署设置的欧盟家庭援助计划会提供一定的援助,但艾哈迈德表示那些钱不足以养活四个孩子。为了生计, 家庭中的男性想做些石匠活儿,女性则打算做新娘美发,但这仍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尽管艾哈迈德很感激自己能够体验到故乡的生活,但现实情况令他很是苦恼。他表示如果叙利亚局势稳定下来,他还是想回去,毕竟那是生养自己的地方,不过他也会时常回克里特岛看看。【全文完】

来源:BBC
作者:杰西卡·贝特曼(Jessica Bateman)
编译:谢诗兰
校改:丁聪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
By | 2018-06-07T21:54:08+00:00 六月 4th, 2018|世界, 地方小事|0 Comments

About the Author:

Laura


这篇文章讲的就是一个寻根的故事,只不过时间跨度比较大,长达130多年。原文逻辑很清晰,译者在编译时没有大幅度更改原文结构,对小部分地方进行了删减。译者将文章分成了三个部分,稍微调整了原文的顺序,让读者阅读起来更清晰流畅。

Leave A Comment

亲,您知道么,
川透微信公众号一直在推送本站图文,扫二维码加入:

热门标签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