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利坚日本共和国-日本文化在美国

美利坚日本共和国-日本文化在美国

本文主要讲述了日本社会及其文化对美国的影响。作者是东京美国作家翻译家Matt Alt。本文列举了很多现象:首先是日本的整理归纳艺术在美国的风靡;其次日本经济发展停滞、生育率下降、无业人口增加等现实问题也正是美国所担忧的;最后作者总结了美日文化正逐步趋同,并呼吁我们要从不同的视角来看待问题。就像本章末尾所说的–如果这是世界末日,那也是一个幸福的世界末日。

一名参加芝加哥口袋妖怪游戏展的女生正在和角色合影。

多亏了嘻哈文化和好莱坞,美国仍然是世界上领先的文化输出国。但是近年来,美国文化越来越多地效仿日本。

归纳整理艺术

日本的归纳整理艺术在美国受到追捧。其鼻祖是日本家政女皇藤麻理惠(Marie Kondo)。在 YouTube 上,藤麻理惠整理衣物的视频已经有400万播放量了。从本质上来说整洁简单的生活只是幻想。那为什么美国人还会如此痴迷于一位来自日本的整理艺术家?近20年前,答案可能是 “因为日本代表了符合人们想象的未来世界的默认设置,” 正如作者威廉·吉布森(William Gibson)在2001年所写的那样。吉布森还提到日本的时髦小玩意儿和服务,如高科技手机和机器人寿司餐厅,正是它们催生出了《银翼杀手》和《黑客帝国》这类的电影。一个愤世嫉俗的人可能会说,日本改变生活的魔术是在迫使我们放弃数码随身听、电子宠物和其他小摆件。

“失落的二十年”

20世纪90年代,日本经历“失落的二十年”,其经济发展遭受阻碍,进而影响了年轻人对自我价值实现的看法。藤麻理惠出书时,刚好是“断舍离”(danshari)思想流行的时候。而日本最初“向杂物宣战”的时间甚至更早,可以追溯到1990年。从那时起,日本的房地产业和股市遭遇近20年的发展滞后。这一事件影响极为严重,以至于那段时期被人们称为“迷惘的几十年”(Lost Decades)。由于日本经济遭受重创,社会保障机制逐渐崩塌,如终生雇佣承诺未能实现,年轻的日本人失去了收获的野心。日本最大零售连锁店Marui集团的总裁Hiroshi Aoi在2016年的一次采访中说道,“失落的二十年”代表了“远离时尚的外在表达……人们将自我实现的想法变成了消费品,比如把食物、外出就餐和休闲体验放在首位”。如果这听起来很耳熟,那是因为千禧年以来,同样的模式正在美国上演。

生育率过低导致人口老龄化

日本和美国社会均遭受生育率过低的风险。尽管这听起来言过其实,我们大可观察玩具反斗城(Toys R Us)的命运。这一有着70年历史的连锁店宣布将关闭所有在美国的商店。该公司承认: 抑制其增长的关键因素之一是该国出生率的下降。生育率下降实际上是工业化经济体的一个特点。出于许多原因,美国人选择少生。如此一来,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正逐渐老去。就这一点,美国也越来越像日本。但是美国可以通过移民来弥补这一问题,而日本人口少有这样的补给源。因此缺乏充足的人力资源导致日本经济发展陷入困境。

数量庞大的无业人口—啃老族、飞特族、御宅族

日本社会有着数量庞大的无业人口。2017年的一份报告显示,2015年的无业人口约有170万人,其中10%的人口年龄在15至29岁之间。日本称这些人为啃老族 (“未接受教育、没有工作或接受培训”) 和 “飞特族” (在各种短期工作中漂泊不定的临时工)。然而,日本的这一现实也正是美国所经历的:2016 皮尤研究表明,自1940年以来,18-34岁年龄段的男性更有可能与父母同住,而不是与伴侣或配偶同住,并且很多人都没有接受过大学教育。而他们没有工作的时间或者闲暇时间都是在玩儿电子游戏。而这一领域正是从日本兴起并日臻完善的。日本人称这些人为: 宅男(otaku),用来形容借以虚拟世界(如日漫和早期电子游戏)来逃避现实社会人们。批评家嘲笑这类人是 “隐居蟹”,并观察到“无论他们去哪里,他们的纸袋里塞满了书籍、杂志、爱好者杂志和废纸屑。” 并且,日本游戏发明家田尻智(Satoshi Tajiri)发明了口袋妖怪(Pokemon)电子游戏系列,而他也自称是宅男。这证明了:我们现在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去做前人曾做过的事情:坐在屏幕前、搜查我们自己的流行文化数据库、沉迷于我们的虚拟身份、沉迷于我们幼稚的乐趣–从喜欢纸杯蛋糕到喜欢角色扮演或对喜欢最新的漫威超级英雄电影。史蒂芬·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elberg)的跨文化作品《头号玩家》的成功和票房印证了最近的社会趋势:我们现在都是宅男了。日本又一次走在潮流前线。

美日文化趋同

我是一个在东京住了15年的美国人。因此,我认为世界其他国家,或者至少其经济,似乎都不可避免会踏上和日本相似的道路。没有人会否认日本存在问题:福岛核泄漏、工业国中自杀率最高、根深蒂固的政治机能失调以至于接近病态、即使是劳动力短缺也会对职业妇女和年轻母亲有歧视的工作环境以及它与中朝之间的持续性紧张局势。一个超级老龄化社会的问题以奇怪且令人震惊的方式暴露出来:最近的一份报告显示,少数老年人如此渴望他人的陪伴,以至于他们蓄意犯罪来将自己送进监狱,这样就有人陪他们了。

而日本也有可圈可点的地方。年轻的一代对日本社会抱有惊人的满意度,他们摆脱了旧一代的工薪阶层生活方式的枷锁。公共设施和基础设施高度完善。列车不只是运行准时,其行驶速度还比世界上其他列车更快。街道和学校是世界上最干净、最安全的地方之一,即使在东京这个地球上最大的大都市中心也是如此。几乎所有人都有机会获得高质量且由政府补贴的保健服务。即使有抗议和示威,而且抗议示威活动的规模还很大,目前却没有发生过致命的冲突。

日本通过出售汽车、电视和录像机等产品使自己在工业时代富起来。但在“失落的二十年”里,它却因兜售幻想让自己深受喜爱。凯蒂猫、漫画、动漫、任天堂游戏是第一波—正如游戏设计商Keiichi Yano所说的“大开罐器”。如今,那些儿时的梦想已经被赋予了一种追求更精致的日本生活方式的愿景—这一愿景体现在村上春树的小说中、卡哇伊文化中的少女粉红色女性主义、优衣库的简洁主义、 无印良品以及藤麻理惠的”改变生活的魔法”。在美国以及在世界各地的发达国家,这些日本产品的受欢迎程度可能表明了我们在相同的后工业阴霾中正在摸索的意义。

如果这是世界末日,那也是一个幸福的世界末日——这是日本乐队Pizzicato Five发行的专辑标题。英国作家约翰·兰切斯特(John Lanchester)在《时代杂志》专栏中做出总结:“正如日本所展示的那样,比起一个社会渐渐老去,还有更糟糕的事情。”或者正如藤麻理惠所说,我们所有人的未来,不管是个人还是集体,都依赖于在渐渐老去的岁月里寻找让自己快乐的事物。在未来,完全可能会发生的是:日本最成功的出口不再是随身听、游戏小子或日漫,而是日本的集体生活智慧。【全文完】

来源:纽约客
作者:马特·阿尔特
编译:唐苏铃
校改:邓雅宁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
By | 2018-05-18T16:50:58+00:00 五月 8th, 2018|世界, 国家大事|3 Comments

About the Author:

Rosy
这个人有点懒,什么都没留下... 这个人有点懒,什么都没留下...

对我而言,这篇文章的原文其实挺难理解的。在进行编译前,我查阅了全文的生词以及一些特定表达,还是没能理解文章的意思。第二遍通读了全文,再看了一下自己第一遍查单词短语时勾画的句子,依然不是很能把我文章的大意。第三遍,为了更好地理解文章,整理出作者的思维脉络,我硬着头皮进行了全译(当然,文中一些无关紧要的小细节可以自动忽略)。在全译之后,我才了解了文章大意。作者的思维还是很跳跃,向读者呈现了日本文化的很多方面及其对美国文化、社会的影响。尽管美日文化正逐步趋同,我们仍需要从不同的视角来看待问题--好的东西值得学习,而不好的东西适当摒弃,这也是应对“皇民化运动”应有的自觉。

3 Comments

  1. Rosy
    Rosy 2018年5月14日 at 下午10:39

    可以编译了吧?

  2. Janny
    Janny 2018年5月10日 at 下午5:48

    学到日本化这个新词,日本的动漫,comic book太喜欢了,也喜欢岩井俊二的电影和书,他最近书《梦的花嫁》很吸引人,美国社会里的日本化……

Leave A Comment

亲,您知道么,
川透微信公众号一直在推送本站图文,扫二维码加入:

热门标签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