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地方小事, 编辑推荐/海平面上升——美佛罗里达“将从地图上消失”

海平面上升——美佛罗里达“将从地图上消失”

【阅读原文】
佛罗里达州,别名“阳光之州”,位于美国东南海岸突出的半岛上,东濒大西洋,西临墨西哥湾。众所周知,温室效应导致全球气候变暖、极地冰川融化,但也由此引发全球海平面上升这一缓发性自然灾害。佛罗里达,因其多面环海的地理位置,成为海平面上升首当其冲危及的对象。

海平面上升并非十分遥远的威胁,对许多美国人来说,这就是不得不面临的现实。本文作者伊丽莎白·拉什(Elizabeth Rush)在她的新书《上升的海平面》(Rising)中详细介绍了美国海岸线未来将发生怎样巨大的变化。

“如果将现今生活在佛州南部的600万居民分为两组,那么结果会是:住在当前海平面以上不足6.5英尺的人,和高于这一水平的人”  摄影:Milkweed Editions

1890年,美国佛罗里达州南部还只是一片潮湿的低地,仅六千多人在此居住。但后来,覆盖了半个佛州的湿地渐渐被排干,塞米诺尔童子军训练营变为了购物中心,本地人口翻了一千倍。大约在同样长的时期内,美国取得大学文凭的黑人人数也翻了一千倍,增速同样飞快的还有飞机航速、中东地区国家碳排放总量和泰国人口。

2016年一个阳光明媚的周六上午,在拥有600多万居民的佛州,约60人聚在迈阿密大学的考克斯科学大楼(Cox Science Building),聆听该校地质系系主任哈罗德·万利斯(Harold Wanless)为大家讲述海平面上升的问题。年过七十的哈罗德,研究海平面上升问题已超过40年。演讲一开始,哈罗德先提出了一个问题:“众所周知,温室气体导致了地球温室效应。但是,大气只吸收了7%的热量,有人知道其余93%热量到哪儿去了吗?”

现场,一位手戴海蓝宝石串珠的女孩,睡眼惺忪地揉了两下眼睛,又接着打盹了。坐在我身后的男人不停地翻着他的手提包,试图找到一份速食早餐。对于哈罗德的提问,没有人举手。

于是,哈罗德自己回答道:“在海洋中。海洋吸收了热量,上层水体受热膨胀,海平面因此有所上升。但随着海洋温度的升高,产生了更为严峻的变化——冰川快速消融。”

一位身着亮片青色上衣的女士翻开了她的笔记本,记起了笔记。坐其身后的那个人手捧Chobani百香果酸奶,一勺勺地将酸奶送到嘴里。哈罗德的三个儿子坐在后排:一个扎着马尾,一个身着西装,还有一个不断地将脚上的灰色运动鞋交叉分开。扎马尾辫的手拿一瓶水,另外两人小口地喝着星巴克。在一排排坐得稀稀疏疏的座位后面,一位老妇人在来回踱步。

一位房地产开发商打断了演讲中的哈罗德,问道:“有人记录冰川的融化吗?”

哈罗德回答道:“有。不仅如此,这种幼稚的问题,我每周要回答五遍。”他捋了捋胡子,又抖了抖他那灰褐色的灯芯绒西装,继续做起了演讲。在他身后,正放映着一部气候变化纪录片的片段:约纽约曼哈顿大小的冰舌,翻滚进了海中。 他说:“在格陵兰岛和南极洲,温暖的海水在厚厚的冰川下涌动,致使冰层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崩解,海平面则以前所未有的速率升高。”

“细看地质历史不难发现:海平面通常并非缓慢升高,而是快速跃升”  摄影:Milkweed Editions

佛州参议员马尔科·卢比奥(Marco Rubio)认为:人类活动对海平面的影响微乎其微,其上升与否是不确定的。然而,据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预测:到本世纪末,全球海平面将上升约两英尺;联合国对其预测为三英尺;而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对其的预测达到了“最高上升6.5英尺(约2米)”。如果将现今生活在佛州南部的600万居民分为两组,那么结果会是:住在当前海平面以上不足6.5英尺的人,和高于这一水平的人。两组人数几乎持平。如果你住在这里,你所能做的就只有祈祷了。

但哈罗德表示,无论是住在海平面以上六英尺(约1.8米),还是六十五英尺(约20米),都没有差别。因为他与著名气候学家詹姆斯·汉森(James Hansen)一样,认为现今所有对海平面上升所作的估值,都是非常非常低的。 他在演讲中说道:“目前,海平面升速每七年翻一番。如果仍以这种滚雪球般的速度上升,到2095年,全球海平面将上升205英尺(约62米)。虽然我认为到本世纪末,海平面的上升幅度不会真的达到预估值。但我相信,15英尺(约4.5米)应该是有的。我们应当严肃看待这个可能性。”

现在,刚过早上九点,哈罗德的两个儿子没再喝他们的拿铁,而我身后的海洋科学家也放下了他手中的M&M’s糖果。如果哈罗德·万利斯是对的,那么我在过去72小时内看到的每一样东西——包括哈罗德背后展示的元素周期表、此刻摆满茶点的自助台、我住的海滨酒店的沙滩伞、约翰尼火箭队,以及此刻空位众多的演讲厅——将于不久的将来,统统没于水下。

本文作者“伊丽莎白·拉什”  摄影:Stephanie Ewens

在我能记得的为数不多的圣经故事中,有一个生动地描绘了自然和社会在末日危机来临时的状态——“挪亚与洪水”。这是一个描写世界末日的经典故事。然而,现在再看这个故事,我惊讶地发现它并非直接以暴雨或方舟作为故事开端,而是从人口空前增长和上帝的鄙视开始讲起。“当人在世上多起来,”读到这里让我想到:佛州南部原来只住有6000人,在短短120年间,现竟增至600万。“耶和华见人在地上罪恶很大,”这句话让我想到这120年间人们对M&M’s糖果、Chobani酸奶杯和大杯拿铁指数般增长的消耗量、纷繁复杂的供应链、廉价的劳动力,以及无法降解的塑料。“神就对挪亚说:‘凡有血气的人,他的尽头已经来到我面前,因为地上满了他们的强暴,’”这句话之后,上帝的大雨就来了。

我不相信上帝是一位心怀仇恨的神——前提是如果上帝真的存在——所以我认为大洪水不是上帝对人类所犯罪恶的惩罚。我真正想说的是该故事脱下其宗教外衣后留存的内涵:诺亚与洪水的故事是对古代环境变化记录最完善的描述之一,它试图解释很久很久以前发生在地球上的一场大灾难。它发生的时间距今是如此之久,甚至是在书面语言出现之前,在马匹被驯化之前,在埃及出现第一批木乃伊以及希腊克里特文明崛起之前。关于这个故事,有一点十分明显,故事作者将当年大洪水的出现归咎于人类。

细看地质历史不难发现:海平面通常并非缓慢升高,而是快速跃升;在短短三个世纪内,其上升高达50英尺(约15米)。科学家将这一现象称为“融水脉动”,因为海平面上升这一现代版诺亚大洪水,与冰的融化和冰川消融进程直接相关。

通过纪录片,哈罗德向我们展示了有史以来的最壮烈的冰川崩解画面。先是一块有着迈阿密最高建筑大小的冰体,从格陵兰冰盖的顶端崩落。接着,一座“东南金融中心”大楼也坠入海中,露出其淡蓝色的冰面。两者间的空地化作北极冰尘,海水翻腾。然后,“侯爵住宅公寓”大小的冰体也断落而去。再然后,“富国银行中心”也倒下了,随之倒塌的还有“900比斯坎湾公寓”大楼。刹那间,仿佛布里克尔街区和西区公园之间的一切都消失了。

纪录片继续播放,我敬畏地看着有半个迈阿密大的“雅各布港冰川”的一部分,坠入了大海。

哈罗德说:“目前,时有巨大无比的冰层从格林兰岛崩解下来,产生里氏6级甚至7级的地震。上世纪九十年代前,冰川还未出现明显融化。但如今,融化速率连年上升,超出所有人的预测,并导致了海平面升高,即“融水脉动”。在医学中,“脉搏”是规则的:通过心脏的跳动,血液在动脉中规则地律动。脉搏是如此的可靠而稳定,以至于在人们眼中,“脉搏停止”即意味着“死亡”。健康的成年人的静息心率为每分钟60至100次,日日如此,直至死亡。但融水脉动正好相反,它无规律可循。

纪录片显示:从1900年到2000年,雅各布港冰川向内退缩了8英里(约13千米);从2001年到2010年,它再次退缩了九英里(约14.5千米)。雅各布港冰川在过去十年中失去的冰体超过了上个世纪。从一段记录超过70分钟的片段中可以看到,该冰川在三英里宽的断裂面上退缩了整整一英里(约1.6千米)。 哈罗德说:“因此我相信,我们正在见证现代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融水脉动。不过,这仅仅是一个开始。”

随着纪录片中冰盖逐渐消失和茶点自助台渐空,海平面上升这一物理科学问题,竟变成了决定“阳光之州”佛罗里达存亡发展的关键因素。我身旁的一位男子俯下身子,喃喃自语道:“他今日所说,哪怕只有一半是真的,佛罗里达也将从地图上消失。”【全文完】

来源:The Guardian
作者:Elizabeth Ruth
编译:杨钰平
校改:三表叔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
By |2018-07-14T17:41:44+00:00七月 14th, 2018|世界, 地方小事, 编辑推荐|0 Comments

About the Author:

Issac


一直以来,我都爱选择关于环境问题的文章,这次也不例外。对于身居内陆的我们而言,“海平面上升”问题距离我们是那么的遥远,话题也是那么的陌生,但却是每分每秒真实发生在这个我们赖以生存的星球上的自然灾害。它关系着世界上某些国家和地区,以及生活在那里的人类和动植物的存亡。原文目的在于敦促人类反省自身的活动,唤醒大家保护自然环境的意识。通过编译这篇新闻,我对海平面上升有了新的了解,不仅仅在于科学数据方面的认识,还包括对环境保护意识的唤醒。BTW,有幸请到三表叔亲自校改,小编内心惶恐,感激不尽。

Leave A Comment

亲,您知道么,
川透微信公众号一直在推送本站图文,扫二维码加入:

热门标签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