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闻联播中看到恐怖分子在某地制造恐怖袭击已不新鲜,也许每年9月11日你还在心底默默为遇难人民祈祷,或许你还会因在反恐精英中被人爆头而怒摔键盘。但而今这不是一场游戏一场梦,恐怖袭击事件可能随时发生在任何一座大城市,甚至就发生在你我身上。

1862年,法国的雨果曾经写过《悲惨世界》,而2015年11月3日伊斯兰国组织IS在法国写了其续集《悲惨巴黎》。IS的“暴走”是对生命的践踏,对人性的侮辱。恐怖分子们无视人们恐惧的眼神,用ak47剥夺了众多无辜者的生命。IS恐怖分子为什么会“暴走”呢?原因就是IS那极其“变态”的思想理念。他们煽动激进的穆斯林入伙然后给他们灌输“自卑”的心理,让他们感觉到全世界的人都在蔑视他们。

medium_large.1449906421

安全,我们该怎么保证?

“各人自扫门前雪”

各国国内也应该做好防范措施,比如赋予情报部门一些法律权利,让其知道恐怖分子在网络上留下的蛛丝马迹,进而能够有效防范类似于巴黎的惨剧。然后就是让法律这个“胖子”变得更灵活,比如奥朗德(Hollande)延长紧急状态期限和实施无证搜捕行动。但是如果不服从政府和司法部门的监督,那么安全机构极有可能会成为腐败的重灾区。上面是一些法律层面的行动,接下来就来点实际的行动。英国增加了15%的安全机构力量,并加倍网络防御开支。而且奥朗德招募了更多警察官员和法官。

 “也管他人瓦上霜”

因为这次巴黎悲剧中的几名圣战分子来自比利时布鲁塞尔(Brussels)郊区的莫伦贝克(Moran Beck)。并且加入叙利亚IS的恐怖分子中来自比利时的要比其它欧洲国家多。所以,比利时的安全机构目前是薄弱环节。因此要投入更多的资源到存在潜在恐怖分子的地区。毕竟比利时是申根国之一,如果不管好比利时,法国,你难道不怕后院起火?因此,申根国的一些弊端我们又应该怎么应对呢? 

“申根”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协定

原因是申根协定(Schengen agreement)让欧洲26国成为一家人,申根国的人们 可以随意进入其他申根国境内并且不用边界检查。任何一件事物都有正反两面 ,这也包括申根协定,它虽然给欧洲26国带来了经济价值,但是这也让整个申根国的情报工作水平降低。如果有武器从巴尔干半岛(Balkans)被运进申根国,那么恐怖分子这个毒瘤就会迅速扩散。然后就可以在申根国的任何一个地方开展恐怖袭击。那么又该怎么应对呢?

“申根”我们要如何去爱你

首先申根国需要更加牢固的边境守卫力量。法国对这项举措非常赞同,但是其他申根国却表现冷淡。然后就是在申根国内部,去除网络监控的障碍,并且政府各部门的数据不同步,比如,欧洲移民数据与欧洲刑警组织所掌握的数据就不同步。导致获得这些犯罪数据即费时费力,这也就给罪犯可乘之机。

几粒老鼠屎到底会不会搞坏一锅粥

 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波兰驻欧盟理事等相信加固边境线防止难民入境能增强欧洲安全,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上一次总部位于法国巴黎的《查理周刊》杂志社7日遭圣战份子持冲锋枪和火箭筒袭击,导致包括周刊主编在内的12人死亡的案例就证明难民并不是直接导致巴黎悲剧的发生。

 然而相对于美国就会有两种观点: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马克罗•卢比奥(Marco Rubio)等都要求防止难民入境,美国另一位总统候选人杰布•布什(Jeb Bush)表现得更加大度,他表示同意接纳信仰基督徒的叙利亚人。看来这次大选结局已定,因为在选民眼里难民入境就会引发恐怖袭击。你敢让难民进来,我们就敢不在选票上写你。

 为什么会有难民入境导致恐怖袭击的观点呢?是因为巴黎恐怖袭击之后,调查出一名罪犯可能持有伪造的叙利亚护照入境欧洲。如果防止难民入境,肯定会严重破坏自由价值观念。难民并没有什么过错,他们仅仅是is的替罪羊而已。

 总的来说拒绝接收难民这种结论简直是不可理喻,无论是从现实角度还是道德高度上说都是这样。的确难民入境有恐怖主义渗透的风险,但是欧盟可以加强入境的安检。再者说,欧盟的公民就没有IS的吗?在此次的巴黎恐怖袭击中其中至少有5名是欧盟公民。拒绝接收难民的观点和欧盟的内部出现恐怖份子的现象,无疑是自扇耳光,还是两下!

灭鼠大战

 在增强边境安全和监控手段的同时 全世界应该“心连着心,手拉着手”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共同打击IS,必要时可以部署地面部队。有些人,特别是左派的观点,认为军事力量介入既不能实现对西方国家价值观的维护,也不会对西方国家安全形成保护。因为阿富汗(Afghanistan)和伊拉克(Iraq)战争已经成为前车之鉴。

第一个方案是派武装力量,直插敌人的心脏—IS的“首都”拉卡(Raqqa)以及伊拉克城市摩苏尔(Mosul),但是奈何西方国家只会将圣战分子们(jihadists)从一个势力范围驱赶到另一片土地,还有他们并不擅长战后重建国家。话又说过来,如果不控制,那么IS就会一直卖石油获得金钱来招募、训练和组织成千上万的潜在恐怖分子。加上他们的防御力量算不上赖,IS这个打不死的小强,给了那些恐怖分子他们炫耀的资本,四处宣扬他们是接受了安拉(Allah:安拉(真主)是伊斯兰教所信仰的创造宇宙万物的独一主宰的名称。)的旨意。

 另一个可选的方案是坐等IS自生自灭的。“哦,这TM绝对是在逗我!”为什么说是逗我?IS的持续存在是因为中东地区正陷于逊尼派(Sunni)和什叶派(Shia Islam)的巨大斗争中。他们无暇去管IS的问题。也就是说中东哪里有冲突IS就在哪里安家。如果西方国家想只用嘴皮子的功夫就想取得中东地区的和平,那么这个想法,和帝都会保持“APEC BLUE”一样可笑。在巴黎事件后,军事行动已经显示出了紧迫感。奥朗德总统宣誓法国空军要“冷酷无情”对拉卡进行密集轰炸。

能费话就尽量少动手

 仅仅通过军事打击其实是治标不治本的。只有中东世界和平相处,伊斯兰恐怖势力才会根除。所以在军事打击同时要实现的是该区域各国必须停止互殴,还要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建立联合政府,说服逊尼派(Sunnis)、什叶派(Shias)、阿拉维派(Alawites)和库尔德人( Kurds)。这样大家可以和平共处,各自在政府中有相应的话语权。遗憾的是,在上周在维也纳(Vienna)会议情况来看,呃~,废话的事情还是有空再说吧!

 本来巴黎人民向往常那样依然无忧无虑的度过周五夜晚,吃着大餐,唱着歌。恐怖主义可能也就是餐桌上的谈资。谁也没会想到,谈话的内容转眼成为现实。那一夜的杀戮告诉我们,暴力能够轻松越过国界。无辜的人们身边仍然危机四伏。他们可能长时间的生活在恐怖主义当中。就冲着以后能在周五安稳的吃大餐这一理由都足以要求各国采取行动,从各方面打击恐怖分子。【全文完】

经济学人/来源 陈荣逸 熊智强/编译 马兆秋/责任编辑 朱小甫/校对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