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人懂得起中国-包括中国政府

没人懂得起中国-包括中国政府

 

真的了解中国吗? 政府国家公布的信息就一定可靠正确吗?其实不然。大多数人并不了解中国,不仅是在经济和政治方面,也包括社会公共服务等其它方面。本文作者吉姆斯·帕尔默(James Palms)认为,中国人其实也不懂中国。作者引用大量数据,从国内生产总值、人口规模、高层政治、官员腐败、国防开支等方面论证该观点。

 

3月6日,在北京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一群记者围在一台笔记本电脑前。 拍摄者: 格雷格·贝克/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作为一个在中国的外国人,习惯了中国人反驳自己说:“你根本就不了解中国!”确实,外国人不了解中国。但中国人,甚至是中国政府,同样也不了解中国。

我们不了解中国,是因为一般情况下,没人承认,几乎每条由中国公布的消息或与中国有关的消息都不足为信、以偏概全或扭曲事实。

比如,我们不了解国内生产总值的真实数值。长久以来,国内生产总值增长是判断政府官员工作的主要标准之一,因此,各个层面的相关数据都会做出相应“调整”。如果把各省份发布的国内生产总值加起来,那么其总数值会高于国家政府最终公布的数值,而这是为达到政治目标而做出的改变。近年来,越来越多的省级政府已承认这一点,数据造假也已持续了数十年。

但我们不了解的事情已经远远超出经济学的范围。

我们不了解中国真正的人口规模,因为他们不愿登记未经批准生育的二孩,或计划生育局汇报说他们未能控制生育率。他们鼓励农村地区汇报比实际人口数多的人口,以便从更高级别政府那里获得更多利益,而城市汇报的人口数要低于实际人口,以达到人口控制目标。

我们不了解中国的高层政治。如我们不了解习近平是真的重视中国的财富和权利,还是只重视他自己。

我们不了解以 “反腐” 运动为目标的官员是否真的腐败、好色或奸诈, 或者他们是否只是习近平的政治对手。尽管我们知道党派的存在会受到习及其政治团队的谴责,但我们不知道中国共产党内党派主义的严重程度。我们不了解那些盲目赞美习近平的官员是否真的相信他们所说的话, 还是纯粹出于恐惧和贪婪。

我们不了解人民的真实想法。在中国,我们不了解受访者是真的支持政府,还是谨慎地回答陌生人所提问的问题。我们不了解为什么中国人告诉民意调查人,他们比世界上的其它国家更值得信任,而在现实中,对他人意图的猜疑却如此普遍。出于对诈骗的恐惧,他们不会帮助街上的老人,也不会帮助像王玥那样蹒跚学步的孩子,导致她惨遭数辆汽车碾压而去世。

我们不了解中国的学校到底有多好,因为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提供的大量引用数据表明,中国的学校位列世界第一,而该数据仅以一小部分的上海精英学校为研究对象。一旦这一调查扩大到北京(另一大都市)和两个富裕的省份,中国学校的排名便会急剧下降。

我们不了解真实的国防开支;我们不了解真实的犯罪人数。

我们不了解未知的事情。上面所提到的未知事,我们或多或少都有所了解。但还有一些未知事,我们并不了解,这同样令人担忧。

我们获取信息的渠道就好比一条溪流,在审查制度日趋严格的体制下,近年来已经干涸。随着政府关闭管控以外的信息渠道,我们只能怀疑政府自身到底知道多少信息。政府利用大数据解决问题,但科技会让中国政府做的更好吗?我们不得而知。【全文完】

来源:Foreignpolicy
作者:James Palms
编译:张欣
 校改:唐红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
By |2018-05-16T12:01:16+00:00五月 15th, 2018|世界, 国家大事|1 Comment

About the Author:

zhangxin


本文的观点和论证逻辑非常清楚,即我们不了解中国,然后列举大量事例论证这一观点。在节译方面,我是这么考虑的:首先,译出文章的观点,然后论据部分有许多例子,我选取其中的一个例子进行翻译,这部分主观性比较强。其余部分都没有太大的争议。

其次,就是文章的政治敏感度。在翻译文章时,出现了许多敏感词汇和句子如outright dictartorship(独裁统治,或者 We don’t know whether the officials targeted in the “anti-corruption” campaigns were really unusually corrupt, lascivious, or treacherous — or whether they were just political opponents of Xi. (我们不了解以 "反腐" 运动为目标的官员是否真的腐败、好色或奸诈, 或者他们是否只是习近平的政治对手。) 但作为译者,我觉得还是应该译出来,毕竟只是作为学习交流使用。

最后,还有一些句子的翻译,表达令人恼火。And we don’t know what we don’t know. These are the known unknowns, but the unknown unknowns are equally worrying. 起初,把这句话翻译成"我们不了解未知的事情。上面所提到的都是已知的未知事,但未知的未知事同样令人担忧。" emmm....没有看原文的读起来会很抓狂 。最后,又译成”上面所提到的未知事,我们或多或少都有所了解。但还有一些未知事,我们并不了解,这同样令人担忧。“ 但是,读起来还是很别扭,求老师解答。

as a result, the relevant data is warped at every level. 这句 warped 本意是 “扭曲”,但直接翻译成数据扭曲又不对,起初译为“变化”,但又不能体现政府改动数据这一深层含义,最后修改为做出相应“调整”。不知道这样译可不可以。

One Comment

  1. Patty
    Patty 2018年5月15日 at 下午7:27

    第一次和同学合作完成的这篇文章。整个过程就是胆战心惊,为了新闻翻译的准确性和流畅度,没有删除部分敏感句段。希望下次可以选到“温柔”一点的文章。还有,xinxin,辛苦啦!

Leave A Comment

亲,您知道么,
川透微信公众号一直在推送本站图文,扫二维码加入:

热门标签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