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家大事, 文艺杂文, 生活, 编辑推荐/另一种城市生活 – 来自中国农村的年轻人

另一种城市生活 – 来自中国农村的年轻人

【阅读原文】

 

他们在农村有地,但离开了;他们在城市工作,但没有城市户口,不享受社会保障;他们为城市贡献巨大,但不被城市接纳,游离于主流社会之外。他们就是“农民工”。

小王今年28岁,和妻子在北京打工,女儿4岁。去年年底,因为政府排查了那些不适合居住的公寓,他们被要求24小时内卷铺盖走人。被赶走的农民工们蜿蜒在街道,纷纷准备回老家。要不要卷铺盖回家?小王夫妇再三犹豫:回到村里,俩人对种地既没有经验也没有兴趣。最后,夫妇俩决定在北京换个地方,重头再来。虽然房租要比之前高很多,但小王说:“虽然存不下钱来,但至少我还有工作,在这里想待多久就待多久。就算我要走,也是我自己走,而不是被政府赶走“。

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大量的农民工涌入城市,劳动密集型工厂是他们的奔赴的前线。为中国的经济发展抛头颅洒热血,创造了中国的经济奇迹。2017年,农民工数量达到2.8亿人(目前增速放缓)。2010年,中央文件首次使用“新生代农民工”来描述那些外出打工的80后农村劳动力。一部分新生代农民工是“民二代”,即随父母在城市生活的农民工子女,另一部分是近十年陆续从农村进城打工的农民工。目前,这批80后“新生代农民工”的数量已达9000万。

新生代农民工和上一代农民工区别显著。早期的农民工经过3年自然灾害和文革,童年时期的困苦让他们迫切希望到城市改善生活。即使最后没能在城里扎根,农村至少还有一亩三分地等着他们耕耘。而新生代农民工是改革开放后出生的一代,他们绝大多数没有务农的经历和经验。新生代代农民工外出务工不止是为了生存,更多的是为了改变生活方式或是寻求更好的发展契机。他们不愿待在最脏最累的工作岗位上,不再省吃俭用往家里寄钱,更不会赚够钱回家盖房娶媳妇。

处于城市底层农民工的境遇愈加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2017年9月,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研究所学者田丰就对近十年来对中国农民工社会经济地位的发展变化做了详细研究。《经济学人》结合中国社科院研究,对北京、广州90为年龄在18-33岁的农民工做了调查,从中可以一瞥发展变革中的中国社会一角。

教育问题

一位在北京打工的厨师说:“我也想把孩子接到城里上学,但是目前还没有这个能力。”

田丰的研究结果显示,六七年代出生的农民工接受的正规教育不超过10年,而八十年代出生的新生代农民工接受的教育普遍在12年以上。虽然新生代农民工受教育的程度较高,但是教育质量并不高,也没有带来多大的实际效益。

2010年的一项研究表明,只有17%的农民工认为她们的子女得到了良好的教育。实际情况并不乐观,中国户籍制度导致的农民工随迁子女入学问题仍旧相当突出。在这种情况下,农民工只能把孩子送到一般的私立学校,而这些学校不仅费用高,教育质量比不上公立学校。

上海第二军医大研究发现,留守儿童的学习成绩相对较差,而且更容易陷入抑郁情绪。尽管会出现这么多问题,很多进城务工的父母还是不得不将孩子留在农村,由家人照看。

婚姻状况

北京一家食品公司的经理说:“在谈恋爱以前,我要先赚钱,先取得事业发展。”

截至今年,1990年出生的新一代农民工已陆续满28岁了。中国的平均婚龄在26岁,而调查显示大部分农民工仍然处于未婚状态。究其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是适婚的女性数量小于男性。很多新一代农民工都是在“独生子女”政策下出生的一代。1980年以后,新生男婴与女婴的比例开始上升,到2005年达到峰值,比例为122:100。政府报告显示,到2020年,中国达到适婚年龄的男性将比该年龄段的女性多出3000万人。

二是适婚女性的要求比以往更高。调查表明,大城市的许多适婚女性把“有车有房”作为择偶的重要条件。而现在,连一起从农村进城务工的适婚女性也希望嫁给更有钱的老乡。

三是没有城市户口也没钱,新一代农民工买不起大城市的房子。考虑到北京、广州等大城市的高房价,这些条件对于没有户口的新生代男性农民工朋友来说,可谓难上加难。

所以,大多80、90后农民工目前还结不起婚。

 

收入状况

 

农民工主要还是为了赚更多钱才来到城市。2000年,农民工的月工资平均为1700元(205美元),2016年为3000元。绝对收入上升,但增速却显著下降。(见下表)

从2010年到2013年,农民工平均月收入的增长速度均在10%以上,2015年农民工收入增速却只有7.26%。2015年以后,农民工的收入增速显著低于城镇居民。

目前,1980-1989年出生的农民工收入水平较高,这或许与他们受教育年限较长有关,也从侧面反映了农民工工种的变化。

随着中国经济的转型,服务业带来的经济增长逐渐超过制造业。据田丰研究,2008年60%的农民工集中在第二产业;到2015年,第二产业的农民工比例已降至52%。目前,第三产业(即服务业)的发展需要越来越多的劳动力,比如食品运输、环卫等。

社会地位

一位在北京某咖啡馆打工的24岁年轻人说:我可能暂时会待在这里吧

最近十几年来,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和劳动力供给出现拐点,农民工的绝对收入水平显著上升。同时,户籍制度、教育制度的改革使得农民工中出现了一些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

但是,教育结构的改善却没有提高这些年轻人的相对收入,反而增加了农民工的相对剥夺感。

在80、90后农民工里,“教育无用论 ”不仅体现在客观的收入层面,也体现在主观社会态度上,这极有可能引发年轻的农民工放弃接受更高程度教育的机会,形成教育—收入—态度之间的恶性循环,进而导致农村社会流动的僵化。

调查发现,受访的这些年轻人普遍对自己的社会地位自评较低。其中90后农民工的失望情绪是最高的。大多数农民工在大城市里漂着,城市对于他们来说依然没有归属感。农民工深知自己只是城市的过客,终归要叶落归根,回到农村。

但现在,新一代的青年农民工已不那么亲近土地了。“农村是回不去了,在城市也无法融入”。高昂的生活成本、户籍制度的限制和所受到的歧视让他们依旧处于大城市的边缘。

中国社会科学院余建荣认为,新生代农民工是影响社会稳定的巨大隐患,在面对社会排斥时,可能会导致其对政府的意见,甚至引发社会革命。目前虽然没有迹象表明这一点,但是让农民工对社会制度不满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是之前提到的由婚姻挤压产生的收入低、学历低的新生代农民工,会形成教育—收入—态度之间的恶性循环。二是人数众多的低端人口群体,更青睐非主流文化,比如他们就是4月份被关闭的“内涵段子”软件(一款专门发布恶搞、笑话的软件)的主要用户。

政府试图通过驱逐农民工来限制城市规模。但目前,中国经济还有赖于农民工群体,如果盲目驱逐他们,不仅会导致经济停滞,还会导致农民工问题难以解决,最后他们可能会因愤怒而产生的暴动。

农民工群体与中产阶级人数相当,但极不稳定。很难想象,如果我国经济停滞,他们会做些什么?政府似乎也还没有准备好。【全文完】

来源:www.econimist.com
作者:Reuse
编译:周欣
校改:毛婷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
By | 2018-06-27T11:48:36+00:00 六月 11th, 2018|世界, 国家大事, 文艺杂文, 生活, 编辑推荐|1 Comment

About the Author:

cookie


整篇文章主要讲的是农民工朋友的现状,总的来说,就是挺可怜可悲的一代。文章中有很多是引用专家学者、农民工朋友的话,在编译过程中要注意整合删减。编译很辛苦,要勤加练习,如果能在熟悉编译方法的同时,了解一下社会现状,思考一些人生问题,那便是极好的。

One Comment

  1. Laura
    Laura 2018年7月11日 at 下午1:05

    农民工是城市的建设者,却沦为城市中的流浪者。实在是可怜的一群人,落户问题难,子女素质教育缺失,政府想想办法吧。

Leave A Comment

亲,您知道么,
川透微信公众号一直在推送本站图文,扫二维码加入:

热门标签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