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有一篇名为《中国男人配不上中国女人?》的文章在网络上引起广泛关注。文章称中国男人普遍仪表邋遢、气质猥琐,已经“配不上”和国际接轨的中国女人。中国男人真的就那么不堪吗? 身处国际化潮流中的西方女性又是怎么看待中国男人的呢?中国男人真的就那么里外不是人吗?本文作者作为一个嫁给中国男人的西方女性,从另一个角度为我们解释了中国男人为什么这么不受待见。或许中国男人真的没有那么不堪,问题出在人心上。

为什么西方女性和中国男人组成的夫妻,像我和我丈夫这样的,这么稀有?

1999年9月,待在中国的第一个月,我迷上了一个男人。

初见他那双明亮的棕色眼眸,我的心融化了。我对他一见钟情,深入了解后,他也没让我失望。出去时,他会先帮我开门;要回家了,他也先护送我到公寓门口,再转身离开。他帮我去二手市场买自行车,用自行车载着我四处转悠。我感冒了,他陪我去诊所,给我读《心灵鸡汤》;甚至还陪我看《廊桥遗梦》这部感人的浪漫电影,散场后,他也落泪了。我还没见过比他更绅士的男人。

他是个中国人,姓田,来自郑州。

每当想到和田的感情,我都觉得和我在西班牙上大学那会儿没什么两样。我认识的美国女孩都喜欢和当地的男生调情,为什么不呢?说来也奇怪,身居异国他乡,感受异域文化的我们,似乎已从美国传统式的生活中解放了出来。我们可以尝试新鲜事物,甚至可以彻底换个活法。比如,和外国人谈个恋爱。

在中国,和外国人约会似乎再正常不过了。当我还不太了解中国,只能借助字典,耐着性子和别人用普通话交流时我也这样以为。我了解的关于中国的文化知识,也全是从图书馆借的书上看的。但我想,有这种感觉的肯定不止我一个,大学里其他的外国女老师,肯定也有心动的中国男孩。

中国,郑州街头,在这里我遇见了那个让我心动的中国男人

至少我一直都是这么想的,直到一天我和一个同事吃午餐。

“中国男人没什么魅力。” “怎么说?”我问。 “我也说不清,反正就是不吸引人。”

“每当我抵达美国机场,会先瞅瞅我们国家的男人,他们真是又高又帅,”吃完饭,这个白人女同事说道。“我一直盯着他们看,就像一辈子没见过外国帅哥的中国人一样。”

不过,她还是没有我另一个同事那么“夸张”。我和另一个女同事经常在郑州街上骑车遛弯儿。有一次,我们停在路边等一群中国男人过马路时,她臭着脸说:

“中国男人没什么魅力。”

“怎么说?”我问。

“我也说不清,反正就是不吸引人。” 这话太无理了,一竿子打死一船人啊。这些女人怎么能把所有的中国男人都当成约会杀手?

当我和田在一起时,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但这不是我最后一次反对这种观点。我依然和中国男孩约会,最后和田结了婚。我逐渐意识到,大多数在中国的外国女人都和我之前的同事想法一致。更过分的还在后边,2001年,一个和我共事过的欧洲女人跟我说,尽管所有的中国男人都特别令人厌恶,但中国的小孩却特别可爱。

我丈夫和我们的侄子,他们都很可爱

但是,我所遇到的最奇葩、最耐人寻味的是一个来自网上的观点:“中国男人是约会杀手”,我眼睁睁的看着这类的观点,看着它们演化成冰冷、白底黑字的网络帖子。

早在2010年,我在一个博客上(这个博客现在已经不存在了),看到了一篇名为“所以,约会是什么样子呢?”的帖子,是个当时住在上海的美国白人女性写的。文章的配图是上世纪80年代美国电影《第16支蜡烛》(Sixteen Candles)中龙东东的特写。剧中的龙东东(Long Duk Dong),被认为是好莱坞塑造的最令人讨厌的亚裔男性角色之一。图中的他,正尴尬的抱着比他高一个头的女人慢舞。但更让人鄙夷的是,当她心满意足地和他相互依偎时,他把脸埋在她的胸前,色眯眯地盯着,硬生生地要把女孩从美好的幻想里拉出来。

从那时起,我开始留意美国电影、电视和媒体多年来塑造出的亚洲男性的负面形象:娘娘腔、软弱、迂腐,甚至是性无能,反正没什么本事。写这些帖子的外国女性,从未说明白过中国男人到底有以上哪些特征。但她们根本不需要这样做,只要参考龙东东就够了。

在那些崇尚言论自由的外国人论坛中,我发现她的文章颇有“市场”。我曾试着在这些论坛中搜索与中国男人约会的经历,希望能有所发现,但我很快就放弃了。每当有人敢于触碰这个话题,很快就有一帮人跳出来,用一大堆幼稚的言语嘲讽中国男人,就像美国电影对龙东东的偏见一样。论坛逐渐充斥着低俗的、肮脏的咒骂,就像写在厕所门背后的那些话。

全世界的西方女性对中国男人都没什么好感。——这并不只存在于某个外国人的小圈子里。

无论在论坛还是博客上,对中国男人的负面评价,都与心理学家张结海的调查结果基本一致。他的调查报告《西方女性眼中的中国男人》,于2010年被新华社报道过。这位上海社科院的教授以问卷的形式,调查了100多位来自不同国家的西方女性,包括法国人、德国人和美国人。之后,他还专门与其中的20多位在上海进行了焦点小组访谈。尽管受访者们称赞中国男人的某些品质,比如“顾家”、“愿意为女人花钱”、“对待男女关系认真严肃”,但欣赏仅限于此。更多的则是负面印象:“不太绅士”、“身体差,不爱锻炼”、“没有个性”、“缺少主见”,甚至还有人批评他们不注意个人卫生。

有一个美国受访者批评好莱坞,说它向全世界宣扬了中国男人的负面形象,我不禁怀疑她是不是在说《第十六支蜡烛》。

张的研究发现,全世界的西方女性对中国男人都没什么好感。——这并不只存在于某个外国人的小圈子里。

这是一个令人困扰的问题,我和丈夫甚至因此而十分失望。

纵观整个东亚和西方国家,在亚洲人的跨种族交往现状上,你能看到一个赤裸裸的差别:不少亚洲女性和西方男人在一起,但绝少见到亚洲男性和西方女人的搭配。朋友在他的一篇名为《亚洲男性和西方女人的跨种族婚姻,真就那么少吗——香港田野调查》的文章中,提到了一些有趣的事实。十年里,他仔细观察了香港人跨种族婚姻的状况。结果呢?他发现114位西方男性和亚洲女人结婚,但仅有4位亚洲男性娶了西方女人(包括作者和他的巴西妻子)。你可以把香港换成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结果应该没太大差别。即便是那些华裔美国男性,也无法和他的美国朋友一样享受爱情,只能在类似《亚洲男人真的就是约会杀手吗?》这样的文章中发发牢骚。

即便是文化差异,也不能完全解释为什么西方女人很少与中国男性约会。

为什么鲜有西方女人和中国男性约会? 一些在中国生活的外国人认为,主要是因为文化差异。我承认,作为一个和当地人交往的外国人,文化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在我的婚姻中,也曾因文化差异产生过误会。我曾撰文写过:为什么在维系一段跨文化恋情中,忽视文化差异会造成大麻烦。

但从全球范围来看,即使是在西方出生的华裔也更难跨种族交往。即便是文化差异,也不能完全解释为什么西方女人很少与中国男性约会。好莱坞把带有种族歧视意味的漫画,当成中国男人的标志,传来传去。西方人往往对中国男性有着极为负面的印象,我认为这其中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任何一个特定的国家和文明,都存在着多样化的个体和个性?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是如此,也包括中国。

如果话题继续下去,就有点让人不舒服了。在华的外国人一谈到种族歧视,就会提及中国人的种族态度(比如,中国人对待黑人的方式)。这当然是一个值得我们持续批判讨论的问题,但他们自己的所作所为呢?他们与生俱来的陈腐观念和对中国人、亚洲人的偏见呢?我们这些外国人,什么时候才敢直面这些问题?

更重要的是,我们何时才会知道:任何一个特定的国家和文化,都存在着多样化的个体和个性?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是如此,也包括中国。一旦某个人说,中国的整个男性群体都是约会杀手,那他就是在否定这种多样性。相信我,如果你打开眼界和心扉,你会发现真的有不可思议的多样性存在。

在中国,我对爱打开了眼界和心扉,和我的丈夫一起找到了爱情。

我的博客中,有很多人留言讲述西方女人与中国男人之间的爱情故事,让我很荣幸的了解到了一些有趣的故事。有个风趣的西安人,说他自己从“外国留学生变成了派对型男”。一个健壮的河北男人被他的西方妻子称作“中国的阿诺德·施瓦辛格”。一位在上海研究英语文学的安徽作家,回想起了他在美国与黑人姑娘难忘的爱情故事。

到今年秋天,我来中国就整整15年了,也是我了解到西方女人拒绝与中国男人约会这个现象15年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依然在思考这个问题。我不禁想,究竟还要过多少个十年,外国人才不会再纠结这个问题。【全文完】

来源:huffingtonpost
作者:Jocelyn Eikenburg
编译:朱诣琛
校改:张雪峰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