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科技新潮, 编辑推荐/我的VR求医之路

我的VR求医之路

如今虚拟现实(Virtual Reality)技术可谓是当红炸子鸡,或许人们对VR技术理解局限于用来打游戏,但是它在医疗健康的贡献也不容小觑。一位名叫奥斯汀的美男子,帅气的脸庞不幸被重度烧伤,在医生的推荐下他开始使用虚拟现实来缓解疼痛,面对这样的新型治疗方法,奥斯汀犹豫了,虚拟现实真的可以治病吗?接下来我们一起来看看奥斯汀是被征服的心路历程…

 

▼  当生无可恋的我遇上VR

我叫奥斯汀,一个三度烧伤却依旧乐观坚强的美男子。

每次我去医院换药都会疼得生无可恋,恨不得炸了它。直到有天,我遇见了一位医生,他来自美国罗耀拉大学医院。“想忘却疼痛?玩这个游戏吧。”他满脸微笑,安利给我一个名叫“冰雪世界”的VR游戏。我行走江湖25年,第一次听说玩游戏能治病。我不信,发自真心。于是抱着科学求证的心态,我开始了人生中第一次VR医疗尝试。

U10060P1274DT20141226144739然而打脸来得就是那么快,没过几天,我完全被游戏吸引住了。这个虚拟的冰雪世界不光有冰冷的河流和瀑布,还有可爱雪人和企鹅。我可以飞跃冰雪覆盖的峡谷,也可以和企鹅一起打雪仗。我沉浸在虚拟的冰雪世界里,享受着游戏给我带来的快乐。就这样,我几乎感觉不到治疗过程中身体上的疼痛了,有时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在理疗。

没有一丝丝防备,这款游戏征服了我。然后我问医生,只是玩了会儿游戏,为什么会有这样神奇的效果呢?

医生的表情有些神秘莫测,不过他还是为我解答了疑问:虽然VR并不会带给我们特别直接的治疗效果,比如缓解慢性疼痛,减轻颈部酸痛等,但由于五种感官的相通性,比如视觉与触觉,当看到火时,我们会感到热。于是,通过设置一些特定的虚拟场景,我们可以转移患者的注意力,进而达到治疗的目的,这相当于是一种“意识上的麻醉药”。

听着他的解说,我有些激动。能够在有生之年见识到这种黑科技,实在是太幸运了。

你以为VR技术只能让我忘却疼痛?错,它能够做到的,远远不局限于此。

 


▽ 当各种奇葩病友遇上

我在油管上看过两个视频,讲述了美国多发性硬化症(Multiple Sclerosis,下文简称MS)协会运用360度视频,让罹患MS的瘫痪病人重新体会人生的基情时刻。患上MS这种病呢,每位患者表现出的症状也各不相同,有的是看不清我们这个五彩斑斓的世界,有的是一只蚊子都拿不动的肌无力,还有的是像大姨妈来了一样不开心外加狂躁,有些更加严重的会导致活动性障碍和残疾。

视频中的两个患MS病症的病人分别是骨灰级冲浪爱好者和资深舞者,两人都因为患上MS而行动不便,再也不能体会冲浪和起舞的乐趣。跟他们比起,好像我上药时感到剧痛也不是那么严重的事了。为帮助他们,MS协会请人运用360度相机(注意,不是360相机)拍摄了第一人称视角的360度冲浪和跳舞的影像。当两个人戴上Gear VR头盔的时候,明显可以看到他们表情的变化,嘴角上扬,上扬,再上扬,好像找到了人生的第二春。

gear_vr_item14097584528161409758455578

试想一下,冲浪爱好者通过Gear VR 头盔看到冲浪的影像,让他似乎回到了在冲浪板上的日子时,乘风破浪,一往无前,岂不美哉。

除此之外,VR对于心理疾病的治疗,有着令人惊奇的效果。牛津大学精神病学部发现,让病人在VR中面对自己害怕的情景,可以帮助病人建立自信,发现自己所害怕的东西其实非常安全,从而克服这个恐惧。于是他们做了一个测试,30位患有妄想症的病人被邀请来参加。所有病人都戴上VR头盔,在VR中直接面对密密麻麻的人群。对于妄想症患者来说,同时看很多人就可以让他们非常害怕了。团队会鼓励有些病人在非常紧张焦虑的时候用冰水来冷静自己,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病人会慢慢适应,不再需要借助冰水等额外措施。

测试结束之后,在不借助任何额外措施来体验VR的病人中,超过50%的病人没有了之前严重的妄想症症状。而在借助一定措施来体验VR的病人中,大约20%的病人没有了之前严重的妄想症症状。

国外已经有多个心思学和医学试验室运用VR来做试验,并取得了一些作用。其实,VR用来治疗精神疾病的潜力相当之大。对于这些妄想症患者来说,治疗之后的他们可以逐步在现实生活中建立自信,从而参与到正常的社交生活中来。

团队成员David Clark表示:“VR治疗的前景非常光明,而且随着VR价格的降低,越来越多人可以买的起家用VR,以此治病。不过要普及该治疗方法,还任重而道远。”

这样看来,以后得了精神病也不用那么慌张了,虽然我没有。

 


◆ 当对医生手术过程的“好奇宝宝”遇到VR

VR能够模拟环境,让人进入另一个世界。既然它能模拟我所需要的“冰雪世界”,以及冲浪和跳舞的场景,那么它自然也能模拟出医生的工作环境。就在4月14号,有个叫沙菲·艾哈迈德(Shafi Ahmed)的英国医生搞了一个VR直播手术,给一名70多岁的结肠癌患者切除肿瘤。这是全球首次实现用虚拟现实身临其境般“围观”的手术,这些“好奇宝宝”可以使用智能手机或者任何虚拟实境体验机全程观看这场外科手术,而且是通过医生的视角,就好像他们是医生,正在手术室里给病人进行手术。如果将VR技术更加广泛地运用到医疗教学中,想必可以让许多年轻医生受益匪浅,它不仅可以为医生提供手术练习,还可以帮助他们克服手术中感到不适的心理障碍。

QQ图片20160521201206 QQ图片20160521201156

 

 

 

 

 

 

外科医生在接受培训时通常要与尸体打交道,他们在接手手术任务或者在手术中担任更大角色之前,必须要经历一个不断积累经验、循序渐进的训练过程。虚拟现实技术可以通过虚拟手术现场,使外科医生能够身临其境地模拟手术过程,对真正的病人没有任何风险。作为病人的我们,也会放心很多。

 


◇ 当更多未解难题遇上

帕尔默·拉吉(Palmer Luckey)是Oculus VR的创立人,该公司因为其卓越的技术已被脸书收购。“除非我们找到可以完美捕获并再现真实战争前线的技术,否则任何相关的模拟呈现都有可能存在严重的偏见。”拉吉表示,“当然还有一种风险是当人们看到这些重塑的画面后,会将其与视频和图片同等对待。”这很好理解,因为任何虚拟世界的设计都是一种艺术的呈现,换而言之,这就意味着任何模拟的真实都实际上会与现实的体验存在着不同。

不仅如此,VR还可能造成一些潜在健康问题,目前对VR设备引起的健康问题的报道集中在两个方面:长时间佩戴引发的眼睛疲劳,以及晕动症(Motionsickness)。尤其是后者,已被VR行业认为是普遍存在的问题。

6a266bae98cb90eb5bc291051233432c

健康问题不仅存在于生理,对心理也会有影响。我看了看手中的智能手机,这个被无数人评价“会上瘾”的小玩意。的确,我们处在一个容易对电子产品“上瘾”的年代。电脑,游戏机,智能手机,一个接着一个。在智能手机上瘾成为话题时,VR又出现了。之前就曾经有外媒发声,质疑VR是不是会变成“新时代的鸦片”。假设有一种体验机器,可以为你提供任何你想要的体验。你只需要舒服的漂浮在游泳池里,头上连接一个电极,它能刺激你的大脑,让你感觉你正在创作《老人与海》、正在与“老公宋钟基”共进晚餐,或者正在和苍老师上演年度动作大戏……

你愿意在头上连上一个电极吗?

这有些耸人听闻了。然而,这并非不可能,不是吗?想想那些科幻小说吧:我们现在体验的一切都是假的,你的身体是假的,你的学校是假的,你的男朋友也是假的。我们本身只是一个泡在缸里的大脑,接受着各种刺激而已。

 

 


▼ 希望与绝望并存的未来

769996_138656322611Lj

又到了换药的日子。因为VR技术,我再也不会感受到身体的疼痛了,一切变得轻松起来。但这竟让我担忧起来,我陷入沉思:虚拟和现实能给我同等的刺激,到最后,我会不会分不清它们了呢?

我感到恐慌。当人类在面对过快进化的时代,总是会恐慌的。VR时代不仅是游戏的一个新的里程碑,更是人类在生物,医疗以及天文,军事方向的重要里程碑。或许VR技术在未来的发展中会遇到种种困难,也会给传统的人类社会的带来巨大冲击,不过这就是未来,有好有坏。至少,它治愈了我的疼痛,也让行动不便的家伙们自由体验冲浪和跳舞。

 

◣全文完◥

 

 

作者:封昱如

编译:叶晓娜

翻译:杨凌梅,张欢,刘怡

排版:刘妍君

总结:李仙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
By |2016-11-03T12:31:46+00:00六月 6th, 2016|科技, 科技新潮, 编辑推荐|3 Comments

About the Author:

liuyanjun
你们看起来都好好吃 你们看起来都好好吃

如果觉得不错的话,希望大家多多好评哦。大家都在努力想做到做好,为了有新意所以采用第一人称。最后感谢作者封昱如童鞋啦,

3 Comments

  1. 杀千刀的腹黑少女
    杀千刀的腹黑少女 2016年12月17日 at 上午7:54

    Vr看胖次那个汉子我笑了????

  2. Kris499
    Kris499 2016年12月15日 at 上午11:02

    VR确实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但是并不能取代临场感,反正有好有坏吧

  3. yomakiri
    yomakiri 2016年11月22日 at 下午8:20

    然而我认识的霓虹汉子,用VR看胖次。。。

Leave A Comment

亲,您知道么,
川透微信公众号一直在推送本站图文,扫二维码加入:

热门标签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