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癌症之中死里逃生,却又继续经历一段非比寻常的康复之旅

从癌症之中死里逃生,却又继续经历一段非比寻常的康复之旅

从癌症之中死里逃生,却又继续经历一段非比寻常的康复之旅

 

有人认为癌症患者在治愈之后,便如同新生一般,开启更为美好的生活。但殊不知,这些患者在康复阶段开启新生活的过程中,也会感到痛苦、彷徨和迷失。本文就以作者吉纳维芙·福克斯(Genevieve Fox)自己的口吻讲述其在经历癌症病痛之后一段并不简单的康复之旅。

 

吉纳维芙·福克斯(Genevieve Fox)自述:“我不会称自己为‘癌症幸存者’。” 图片来源:《观察家报》

吉纳维芙·福克斯(Genevieve Fox)自述:“我不会称自己为‘癌症幸存者’。” 图片来源:《观察家报》

2014年,我住院接受了头颈部癌症的治疗,却在康复后,对自己的前路感到迷茫。我以为自己能很快回归患癌之前的正常生活,但这一过程似乎并非这么简单。

各种情感包围着我,使我无法去找回从前的那个自己以及从前的生活。康复后的那几天,我感到欢欣,但这种感受却极其短暂。之后,我对很多事情经常感到不耐烦,接着,心中又充斥着感激、愧疚、怜悯以及畏惧,最后只剩一种挫败感。

但许多康复后的癌症患者却和我有所不同。在经历了一场生死考验之后,这些人群会产生一种战胜巨大苦难的自豪与满足之感。他们会高举横幅,上面写着“嘿,癌症,你也不过如此”、“战胜病魔,迈向康复之旅”的口号。在美国人民于1988年成立的全国癌症幸存者日(NCSD)这天,这些癌症病人还会举行游行、聚会以及康复活动,这天所必有的物品包括面罩、各种象征性口号以及横幅和T恤。

我并不认为自己称得上“癌症幸存者”,因为在康复时期,我的心情并不如我所想的那样放松,我的内心不仅充斥着各种复杂的情感,对接下来可能会招致的疾病以及癌症的复发也忧心忡忡。这种感受非常怪异,就像是等着一颗随时会爆炸的手榴弹打破沉寂,但这颗手榴弹也许永远不会爆炸。

我也不会将自己称为“癌症幸存者”,这不是说刻意隐瞒我曾作为癌症患者的身份,而是“幸存者”这词所包含的意义与我所经历的并不完全相同。“幸存者”带有受害的意味,也隐含遭受暴行的意义。这一词对癌症患者而言意味着癌症已成过去,不必再为此担忧。显然,这与我康复时期所遭受的一切并不相符。

就如我之前所说,虽然刚开始我和这些癌症幸存者一样,感到欢欣鼓舞,但这种感受却极其短暂。

起初,我对复发的担忧不断,并且开始吃不进任何东西。我以为自己能回归到患癌之前的生活,但显然,我所遭受的这一切告诉我,这种渴望难以实现。我的朋友也以为我正在重拾以前的正常生活,而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的生活并不正常。我对自己的这种情况无计可施,因此我不得不求助英国伦敦大学学院(UCLH)麦克米兰癌症援助中心的心理学家苏雷曼医生(Dr Suleman)。苏雷曼医生告诉我:“当别人问起你的情况时,可以说些话来搪塞过去,比如‘谢谢,我很好,正在康复之中’或‘我恢复得很好’这类的话。”当然,我明白苏雷曼医生的用意,因为这些话会让别人觉得我确实是在康复之中,虽然事实并非如此。

在这之后,虽然我恢复了饮食,但却产生了一种非正常的感激之情。我对一切事物都充满了感激。比如,走在街上时,我会突然停住,然后对脚下的鹅卵石道谢,还会对公园的一花一草表达感谢。这种感受使我对华兹华斯(Wordsworth)和柯尔律治(Coleridge)两位英国浪漫主义诗人有了新的认识,因为他们的作品和我现在一样对自然充斥着万缕千丝的情感。

我把我的这一新的感受告诉了苏雷曼医生,并向他表明我这么做是为了向他人展示我癌症治愈后怀着一颗感激之心。他告诉我,我对事物产生的这种感激之情的程度是无法测量的,可能别人根本感受不到,因此他让我要放松下来,不必非得始终绷着这根弦。

但在这之后,我的情况并没有好转,我始终对自己还活着怀着过激的感恩之心,这样一来,也引发了我的愧疚之情,对我在有了重生机会之后却并未回归正常生活而感到愧疚。同时,每当我回到医院看到那些情况恶化的病人,我都会产生怜悯之情。更糟糕的是,我越来越害怕自己无法再拥有这次重生的幸运。这种害怕如此强烈,以至于在康复之后的九个月中,我的身体长了肿块。这个肿块虽然是良性的,但却让我感受到了更大的压力,因为我似乎需要比之前抱有更强烈的感激之情。

最后,我的心中却只剩下了深深的挫败感,因为我在癌症治愈后生活并不尽如人意,这显然辜负了他人对于癌症患者康复后会变得更好的期待。我告诉苏雷曼医生,我需要变得更好,他却告诉我只要你喜欢以前的自己,那你无需改变,回归之前便足以。

显然,苏雷曼医生的话对我当时心态的恢复有着很大的作用。但对我而言,他说的这种回归却并不容易。

如今,我仍然没有找回以前的生活,但我对自己所经历的的一切不再感到迷茫恐慌。我对自己所经历的欢欣、感激、愧疚、害怕、怜悯之情也渐渐看得平常。是啊,我渴望活着,而自己常常害怕、担忧手榴弹会爆炸也是在康复之期正常会有的情感,因为这是我对想要活着的渴望。如今,我在两个自己中徘徊,一个是努力想要活着的我,一个是找寻过去的我。就如乔治·桑德斯(George Saunders) 小说《林肯在中阴界》(Lincoln in the Bardo)那些徘徊在两个世界的幽灵一般,因为不同原因,他们不愿离开自己生活的世界,而我又何尝不是呢?【全文完】

来源:《卫报》
作者:吉纳维芙·福克斯(Genevieve Fox)
编译:廖碧
校改:李仙仙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
By |2018-09-07T16:06:51+00:00七月 3rd, 2018|饮食健康|1 Comment

About the Author:

Elena


这是我第二次在这个平台编辑文章,首先非常感谢我的责任编辑对我译文以及平台操作上的帮助。其次,关于这篇新闻的编译工作,我也有很多感触。首先,我认为要编译好一篇新闻绝非易事,编者不仅要考虑文字上的通顺流畅度,还要查阅许多新闻里涉及到的知识,因此,阅读一些关于这篇新闻的平行文本对编译工作非常有帮助。其次,编译不是单纯的翻译工作,编者必须打碎原文结构,以便带给读者更佳的阅读感受,比如我所编译的这篇新闻,原文开篇直接简述作者的个人经历,而我在编译的时候将这部分内容与他后文所提及到的相似内容放在了一块,重新整理原文散乱的叙事结构,以便译文读者阅读。最后我想说的是,虽然编译工作不简单,耗时耗力,出来的质量也许不尽人意,但是作为编者来说,完成一篇这样的编译文章,无论对自己的翻译水平还是原语文化的了解都会有所增强。

One Comment

  1. Laura
    Laura 2018年7月11日 at 上午12:07

    额,也许比战胜癌症更困难的,是如何迈过康复期的坎,没经历过的人不会明了啊。感谢廖同学带来的这么一个故事。

Leave A Comment

亲,您知道么,
川透微信公众号一直在推送本站图文,扫二维码加入:

热门标签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