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与人性之恶

科技与人性之恶

【阅读原文】

 

随着信息时代的发展,人们越来越依赖网络。从某些层面看,看似为我们带来便利的科技其实却会引发人性之恶,这也是我们意想不到的。

 

 

Javier Zarracina/Vox

Javier Zarracina/Vox

2011年,特里斯坦•哈里斯(Tristan Harris)的技术公司Apture被谷歌收购。他对谷歌的运作方式感到不安,因为该公司的旨在让产品更好,让用户们更容易上瘾,更称心如意。但从另一方面说,这些产品却让生活更糟糕、忙碌又分心,又该怎么办呢?

哈里斯后来在一个移动平台上写道:“呼吁最小化干扰,尊重用户注意力。”这在谷歌内部引起了轩然大波。他也被冠上了公司“设计道德家”的称呼。他很快就意识到从公司内部并不能改变多少。因为商业模式的目的不是将时间还给用户,而是占据更多。后来,他的评论占据了主流,出现在美国《60分钟》电视节目中,一些CEO、政治家,甚至是硅谷的投资者们也表示赞同。

我在最近的播客中采访了哈里斯。我们谈到了2016年总统选举怎样让硅谷陷入危机中,消极情绪在网络占主导地位的原因等等话题。以下便是采访的一部分。

 埃兹拉克莱因(Ezra Klein):近几个月总统选举的话题很热门,你觉得是为什么呢?

 特里斯坦•哈里斯(Tristan Harris):我认为大选让很多人开始意识到社交媒体的力量。2016年一整年,都有一种社交媒体有毒的感觉。愤怒四处蔓延,并不断加深人们的上瘾程度。我认为人们真的觉得他们失去了代理权,意识到自己在手机上花的时间。然后这些问题随着俄罗斯在美国选举时操纵社交媒体而爆发。(脸书曾提交了俄罗斯利用该公司干涉美国大选的证据:“与俄罗斯有关的账号”在大选期间花费10万美元刊登了3000个政治广告。译者注)

 埃兹拉克莱因:杰伦•拉尼尔(Jaron Lanier)几个月前在我的播客中谈到,许多社交媒体的关键就在于消极情绪比积极情绪更具吸引力。你觉得这种看法对吗?

 特里斯坦•哈里斯:当然,愤怒比其他东西要传播得快。当你点开脸书的蓝色图标时,就启动了人工智能。它想方设法展示出完美的东西来吸引你。但是人工智能没有感情,只知道点击量,于是它就将点击量超高的带有愤怒色彩的信息置顶。然后,人工智能发现,如果把任何含有某个关键词的文章置顶,就能收获一次点击或分享。于是,这就相当于在强调什么该推送到顶端。

这并不是说有人故意让我们愤怒不已,而是20亿人从早上醒来的那一刻起,基本上就置身于这样一个环境中。如果你睁开眼睛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看推特(Twitter),然而上面有一大堆东西让你感到愤怒,那动物层面上的你就会受到影响。我觉得必须考虑这是如何在更深层次上影响我们的。

 

当然,愤怒比其他东西要传播得快。当你点开脸书的蓝色图标时,就启动了人工智能。它想方设法展示出完美的东西来吸引你。但是人工智能没有感情,只知道点击量,于是它就将点击量超高的带有愤怒色彩的信息置顶。

 

 埃兹拉克莱因:我结合自己的生活思考了一下。我的好胜心很强,但是随着推送的计算能力增强,我的好胜心也随之增长,以前看推特,只会关注发生的事情本身,但现在打开推特的第一件事就是看看谁的推文比我的好。很多人都处于这种状态。我提到这个的原因是,我觉得从人作为动物的角度来谈一谈是有帮助的,并且你所做的很多工作都含有你对人的动物性的理解。

 

特里斯坦•哈里斯:这点很关键,我们新项目之所以叫做人文科技中心,就是因为这个项目是从我们自己的角度出发。硅谷有一个糟糕的哲学操作系统。技术人员会说:“当我问你想要什么时,你说想去健身房。但后来我递给你一盒甜甜圈,你去吃甜甜圈,所以那一定是你真正想要的。” 我认为[流量]指标创造了这样一种错觉,即人们所做的事情就是人们想要的。

 埃兹拉克莱因:曾经人们渴望一种理想的中立平台。虽然从未真正地中立过,我认为这种理想很诱人的部分原因是,假设我们作为消费者可能做不出完美的决定,而这些平台比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和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杰克•多尔西(Jack Dorsey)还要善于做决定(三人分别是Facebook, Google,和Twitter的创始人,译者注)。

后来,一种不需要家长式作风的愿望兴起,人们希望尽可能自己做决定。于是平台声称消费者自己会做决定,这是安全的说法。然后就出现了一个针对消费者的算法。但算法只是说,“你想要什么?好的,我们会给你更多。”

 

特里斯坦•哈里斯:我觉得应该问一问选择从何而来。想象一下,当你看到一张人类的照片时问,当这个叫做选择的东西发生时,发生了什么?那个人是否做了深呼吸,思考了五秒钟,然后再采取行动?做出的选择是什么?假设你有一个输入电缆。你想把它接入到一个人的大脑里,还是接入到他们更深层次的一面呢?

 

在硅谷,他们所做的一切研究,让人们只感觉到太忙了,有哪里不对劲。他们的产品让消费者越来越分心、忙碌,并且随叫随到。这些问题能从内部改变吗?

 

埃兹拉克莱因:在硅谷,他们所做的一切研究,让人们只感觉到太忙了,有哪里不对劲。他们的产品让消费者越来越分心、忙碌,并且随叫随到。这些问题能从内部改变吗?

 

特里斯坦•哈里斯:不能。我在谷歌花了两年半的时间去改变,并未成功。既然你谈到了硅谷文化,我就想提一下这个月末的一个叫做智慧2.0的会议。提它的原因是会议的主要赞助商都是科技公司,比如脸书、谷歌等等。会议的虚伪之处就在于他们谈论着自己如何在职场找到平衡,不被压力压垮,但这与他们所推出的产品很明显是南辕北辙的。这就是需要改变的地方,我们要改变向世界输出的愤怒、易上瘾的奖励方式、持续的刺激和社会认同,这些东西让人们越来越难以分清事实。

 

埃兹拉克莱因:最近,扎克伯格对脸书进行了一些改变,并说他希望用户们在这里能“很好地利用时间”,这和你的观点相契合。我感觉你不相信脸书会对运转方式做出根本性的改变。

 

特里斯坦•哈里斯:现在我们更多地了解了系统的实用性以及问题所在,那如何解决呢?广告商业模式迫使科技公司将产品对用户注意力的吸引最大化。扎克伯格在他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说,人们每天在脸书上花的时间减少了一到两分钟,那每天就少了5000万小时。他们无法将人们在脸书上花费的时间减半,因为公司的股票价格取决于一定的使用量。如何将股票价格与注意力之间的联系断开?这是我在当前体制中最担心的问题。

 

会议的虚伪之处就在于他们谈论着自己如何在职场找到平衡,不被压力压垮,但这与他们所推出的产品很明显是南辕北辙的。这就是需要改变的地方,我们要改变向世界输出的愤怒、易上瘾的奖励方式、持续的刺激和社会认同,这些东西让人们越来越难以分清事实。

 

 

埃兹拉克莱因:我们在华盛顿,谈一谈与此相关的监管吧。你会想到哪些规定?

 

特里斯坦•哈里斯:本周,我们和非盈利团体常识媒体共同发起了一场名为“科技真相”的大型运动。这个运动就是告诉你关于他们是如何故意设计让你上瘾的真相。

最简单的例子就是Snapchat,这是所有美国青少年交流的第一种方式。它会显示你向朋友发送信息的连续天数。这是一种有说服力的技巧,叫做“连胜”。但如果每隔24小时不发送信息,连胜就会消失,所以孩子们会把他们的密码告诉父母或朋友,以便在他们不得不断开连接的时候保持下去。情况已经糟糕到这个地步了。

我这么说是因为青少年上瘾,对他们的发育不利。当你说到监管,或我们说到如何摆脱这种情况,但你具体做事情时又是另一回事。我只想说,我们知道存在一个严重的公共健康问题,所以我们必须做点什么,因为正在发生的事情并没有起作用。【全文完】

来源:VOX.COM
作者:Ezra Klein
编译:谭海燕
校改:三表叔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
By | 2018-07-03T14:15:47+00:00 三月 4th, 2018|文艺杂文, 生活|1 Comment

About the Author:

Abbey


这篇原文有点长,又是采访式的,其实在节译的时候纠结了好久,到底哪些省略掉。最后反反复复看,反反复复斟酌,才节译出来,过程虽然不容易,但还是有成就感,最后成品还是要再多修改几次才能上得了台面。

One Comment

  1. Leeanna
    Leeanna 2018年5月17日 at 下午3:32

    科技是一把双刃剑,人们的生活处处离不开科技,一方面为社会发展创造出可观的经济利益,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另一方面渗透入生活当中,我们被零星的信息数据包围着,不断分散我们的注意力。

Leave A Comment

亲,您知道么,
川透微信公众号一直在推送本站图文,扫二维码加入:

热门标签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