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女性突然拥有了更强大的力量,社会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呢? 英国广播公司专栏作家雷切尔·努维尔(Rachel Nuwer)向相关研究人员和性别专家询问了他们对这一项有趣思维实验的看法。

 

当朱迪思·加德纳(Judith Gardiner)的父亲于1963年去世后,她的律师母亲接管了夫妻一起经营的专利事务所。在当时,很少有女性担任这样的职务,但加德纳的母亲有办法保证她大权在握。她把办公桌抬高了一些,这样虽然她只有5英尺(150cm),却能比来访的男客户显得要高一点儿,而且她总是会提前结算工作午餐或宴请账单。芝加哥伊利诺伊大学(University of Illinois)的性别、女性研究教授加德纳(Gardiner)说:“我的母亲想出了很多方法,用于日常简单的‘男性统治’,她可以在非正常情况下施展权威,展现出自己的工作能力。”

然而,如果加德纳(Gardiner)的母亲突然不用假装高大,会发生什么呢? 如果性别的身体强弱突然逆转——如果女性不用经过数十万年的进化,突然变得比男性更强大、更强壮了呢?当然,这是一件不太可能发生的事,但邀请专家推理这个思维实验,可以凸显性别强弱转换在现实世界中的表现方式,也可揭示人们对两性关系的固有看法。

《女巨人复仇记》(Attack of the 50 Foot Woman)——伯纳德·伍尔纳(Bernard Woolner)于1958年制作的美国科幻影片(图片来源: Getty Images)

不同性别下的身体构造差异  

 

自然界中,雌性体格大于雄性是正常现象

 

需要指出的是,在这个星球上的大多数物种中——从昆虫到青蛙再到牡蛎——实际上都是雌性比雄性大,因为它们要在体内一次性携带数百上千个卵子。包括人类在内的大多数陆生脊椎动物都不符合这条规则。雌性长到一定程度之后,就开始转向生殖模式,生产脂肪而不是肌肉和骨骼。相反,雄性将更多的身体能量投入到求偶竞争能力——体型和力量,人类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虽然男女之间的身体差异在缩小——两性之间仍然存在一些基本的差异,这是千万年进化的结果。比如其中一项研究显示,整体上,男性仍然要比女性要高大强壮。男性平均骨骼肌为10公斤。男性的上肢力量比女性高40%,下肢力量高33%。

如果女性突然变得比男性强壮,她们的体格将不得不变得更大,因为需要更大的骨骼来支撑更大块的肌肉,从生物学角度讲,娇小的身体结构拥有超人般的力量是不太可能的。

这种变化也必然伴随着睾丸激素和其他荷尔蒙的上升。如果社会完全遵守自然法则,那么这可能意味着主要的儿童照顾者会从女性变为男性。”我们将会进入母系社会,女性掌权,男性负责照顾孩子,”加州大学河滨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Riverside)的生物学名誉教授达芙妮·费尔贝恩(Daphne Fairbairn)说。

强壮的身体对人的思想影响

 

更强壮、块头更大的男性可能更喜欢等级制度,也更倾向于竞争

 

更强大的力量可能也带来心理上的影响,这种现象已在男性群体中出现,这跟他们是否每天都在使用肌肉无关。奥胡斯大学(Aarhus University)政治学教授迈克尔·邦·彼得森(Michael Bang Petersen)领导的一项研究表明,拥有更强力量的男性更倾向于支持对自己有利的政治政策。例如,而强壮富有的男性则反对将金钱分配给那些生活较困难的人群。彼得森认为,这些人可能仍然受祖传行为影响——身体更强壮的人需要更大比例的资源,更强大的男性可能更青睐等级制度,而且更有竞争意识。

虽然人们一直在争论着先天与后天在多大程度上影响着诸如支配性和侵略性等因素,而女性一旦突然变得更强壮至少会在某些方面体现出更强烈的传统男性特质。

凯蒂·桑德威娜,“大力神夫人”,举起三个男人(图片来源:Library of Congress)

所有这些变化可能会对一些异性间的关系造成影响。费尔贝恩认为,一些女性可能不再需要为了吸引不可靠的男性而“自降身份”了。这种情形已经发生了,以她30岁左右的女儿为例,她的约会简直可以称为一场灾难,那个男人颇为自负。可是,她女儿非常能干还活泼,而且拥有一个博士学位,”她拒绝假装她不从事家居装修,她还经常进行50英里(80公里)跑,这样的行为却让男人觉得她很性感,”费尔贝恩说。

力量是男性在平均能力上超过女性的为数不多的方式之一。如果这一点发生了改变,就意味着男性身份和”传统”意义上男子气概在现实世界中受到了新的挑战。女性在过去50年间越来越独立。很多情况下,她们的收入、成就超过了男性。技术也在消除性别差异,使制造业和军事等历史上男性主导领域对女性开放,她们现在可以依靠智力和身体协调能力胜任这些工作,而不是单纯地依靠上肢力量来制造汽车或者格斗中取胜。

但仍有些男性认为男性强大的身体力量是”男人在某种程度上更有资格获得权力”的一个理由。性别暴力预防教育培训公司MVP Strategies的主管,同时也是一位作家和讲师的杰克逊·卡茨(Jackson Katz)说,”随着女性开始在历史上被男性排斥的领域与男性展开竞争,部分男性已经退守到那些更看重身体大小与力量的领域中,因为这是他们仍然比女性有优势的一个领域。”这可能有助于解释美式橄榄球、拳击、综合格斗(MMA)及其它暴力体育运动的流行和发展。卡茨认为,”男人可能无法理解或表达这种想法,但这种思维归结起来就是‘是的,女人可能比我挣的多,我的老板可能是一个女人,我的妻子可能比我有更好的工作,但她们没有一个人能打橄榄球。'” 同时,他还强调,对角斗士型男子气概的痴迷基本上是一种美国特色现象。

在印度东北部纳加兰邦(Nagaland)的迪马普尔(Dimapur),一名印度妇女正在砖窑里工作,那天正好是国际妇女节(图片来源: Getty Images)

对女性在思想和社会上的影响

 

女性比男性强壮,并不意味着暴力事件总体上会减少。

有利的一面是,如果女性更强壮,她们受到男性骚扰和暴力的可能性会立即减少,而强奸也会呈现”指数级”下降,卡茨说。

不过,假定女性力量优胜是良性的也可能是个错误。女性也有暴力的倾向。有17 – 45%的女同性恋者曾报告称受到女性伴侣的身体虐待。而在异性恋夫妇中,尽管女性的总体受害率更高,但也有19%的男性称他们至少曾被伴侣袭击过一次。因此,虽然男性欺负女性的家庭暴力可能会减少,但女性欺负男性的案例却可能会增加。

职场上的不平等和性别歧视可能会受到怎样的影响尚不清楚。但男性特征确实一直与权力岗位相关,想想为什么玛格丽特·撒切尔(Margaret Thatcher)训练自己用更深沉的声音说话,以显得更富权威。再比如20世纪70年代职业套装在商界女性间的崛起,目的是获得男同事的尊重和接纳。费尔贝恩认为,如果女性不再需要通过时尚、肢体语言和声音训练来使得自己男性化,女性自然就比男同事更优秀,那么性别歧视将会开始消失。

不过,加德纳认为事情并非如此简单。她认为,体格大小和力量差异并不是维持不平等的必然因素。”白人整体上并不比有色人种更高大、更强壮。”她说,”然而,白人至上主义却使他们比其它肤色人种具有一定的优越感,即使白种人在身体结构方面并没有明显优势。”

她接着说,为什么在职场上男性对女性的统治地位仅是稍有变化,只是从简单地声称上帝安排了女性为男性服务改口为女性容易情绪化、不适合掌握权力。这些年来,人们一直这样辩称道。”这种争论不是基于事实,而是基于男性至上,”加德纳说,”当权者会不惜一切手段,拼命保住权力。“换句话说,即便女性的力量增加了,她们仍很难突破男性主导领域中无形的屏障。

事实上,一些新出现的女强人可能更愿意保持这种状态。正如卡茨所指出的,女权主义最激烈的反对者一直以来都是女性自己。她们可能已经找到了发挥自己优势的途径,并将性别歧视行为弱化为”私下的事情”,而不是与男权体系作斗争。

这些反对运动的影响可见于现代政治中,有人支持男女平等,有人则持反对意见。彼得森说,随着社会变得越来越复杂,民主与和平、暴力与侵略作为控制工具的作用已经弱化。这导致越来越多的女性政治领导人成为中心人物,德国总理安吉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综上,尽管假想女性会突然变得比男性更强壮纯属幻想,但这样的转变确实已经发生了。但正如费尔贝恩所说,”我更希望女性以我们本来的样子管理世界。”【全文完】

来源:BBC《未来》(Future)专栏新闻
作者:Rachel Newer
编译:刘天缘
校改:陈静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