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娱乐, 文艺杂文, 生活, 编辑推荐/在ins当网红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在ins当网红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在20世纪70年代发表的《论摄影》一书中,苏珊·桑塔格描述相机在日常生活中的作用:它是一种用来建立“每个家庭的肖像编年史——一套袖珍的影像配件,作为家庭联系的见证”的工具。当然在2017年,她也可能用同样的话来形容Instagram(照片墙,以下均简称为ins),只是我们与图像本身的联系越来越少了。经过滤镜、着色和裁剪的调整,我们所发布的图片仅是我们想要外界看到的样子,即一个理想的自我。在许多情况下,这张照片与现实相去甚远。

但当Ins成为一种谋生手段,而不仅仅是一种消遣时,会发生什么呢? 当你的追随者开始把你物化,或者朋友因为你发的内容而不关注你,又或者它开始影响你的精神健康时,会发生什么? 当你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为“内容”时,又会发生什么?你会生气并且停止发布照片吗?

从试图通过发布化妆帖子来平衡大学生活的生物医学家,到被邀请推广减肥药丸的模特,Ins有着真实而又黑暗的一面。这些女性都知道这点。

 

人们认为这份工作很简单,但实际上很辛苦。

杰德.皮尔斯  @ jaydepierce(美容/生活博主),96w粉丝

杰德.皮尔斯  @ jaydepierce

我跟其他人一样,为了分享照片给家人朋友才开始用ins。我发布的照片越多,粉丝就越多。他们似乎很喜欢我发的生活照,于是我便把运营ins当成工作。我喜欢化妆、美容和时尚,现在我通过在ins上分享这些获得收入。关于广告,我很乐意推广我喜欢并愿意使用的产品。在推广前我会先测试产品,如果不好我就不分享了。

在ins上其实很有压力,人们认为这份工作很简单,但实际上很辛苦,有多少优势就有多少劣势。一个人要干完所有事的话是非常耗时的,我自己拍摄、剪辑所有的油管(YouTube,世界最大的视频网站)视频和Ins短视频。每天还要创作内容(我的搭档帮忙拍照)、参加会议和活动、测试产品、计划一切事情。六个月前我生了小孩,刚刚搬进了新家,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

但我很感激这份工作。对我来说,最大的缺点应该是网上的仇恨,和时时刻刻被评判。人们觉得他们可以教你如何生活,这令人沮丧。

 

我可以躺在床上发布一张照片,并赚到钱,这令人兴奋。

米莉.卡图恩  @ millie_cotton(时尚/生活博主),1.96 万粉丝

“我的照片有特定的样式和美感……”——米莉.卡图恩

我ins上的照片都是经过策划的,有特定的样式、灯光和美感。我现在也有一个私人ins号,它记录了我“真实”的瞬间。不是说公开的Ins上的照片不真实,但那是一个理想化的现实。我不会在公开的ins上晒和男朋友的自拍,我会把它放在我的私人ins上。

过去的几年里,我一直在与品牌合作,我的ins上有很多植入广告。你得接受品牌的理念,然后创作相关的内容,加上一个得到品牌方认可的标题再发布到网上。你必须声明产品是自己付钱买的。我认为只要品牌的内容符合你常规的内容,照片有个性,人们就不会介意你推销产品。

当有朋友说“你想出名”时,我的回答是:“我已经将在网上发布照片变成了自己的事业,而且我能自由创新”。我可以躺在床上编辑发布一张照片,并赚到钱,这令人兴奋!

 

粉丝数量的增长会让你非常开心且兴奋,这太疯狂了!

爱丽丝  @ alxcext(生物医学科学家和美妆博主),19.1w粉丝

“我不认为只有我是孤独的。”——爱丽丝

每个人在八九岁的时候就有ins,发布朋友或者自己正在做的事情的照片。之前我从不以化妆内容为主。后来,每天下午三点半放学回家后,我都会换衣服,坐下化妆,我ins的内容从那时开始改变。

我跟爸妈和弟弟住在一起。我爸爸下午会睡会儿觉,而我妈妈要下午五点才回家,所以关上房门后,我有几个小时的时间用来自拍。之后,我会吃晚饭做作业。我绝对认为这是一门艺术。从预科开始,我每天都在干同样的事:回家、拍照片。但有所改变的是,我的真实性格变得更好了。当我在汤博乐(Tumblr,全球最大的轻博客网站)上发布照片的时候,事情开始走向正轨。一夜之间就增加了大约五千粉丝,而且数量还在不断增长,我记得我很开心。一个数字的上升会让人如此兴奋,这太疯狂了。我记得上学的时候,不是我朋友的女孩们总是会说“那是爱丽丝,她很有名!”,并拍照。我从不跟大学里的人提及自己的Ins,搬进宿舍的时候,人们总会问:“你的Ins账号是什么?” 然后我才会告诉她们。我从不主动跟他们说,他们可以自己去发现。

爱丽丝

现在我大二,跟课上其他人不太熟。某天,有个人突然说:“你们知道爱丽丝在ins上很有名吗?” 她一边看手机一边对我说,“你的粉丝真多!”老师借机问我有没有赚钱。我想赶紧离开,手止不住地抖,太可怕了。

ins上的很多内容我都不太赞同,我知道品牌联系我,是因为他们知道我在某些方面有影响力.但我很清楚,我要很负责任地发布内容。很多美妆大号都是白人女孩,但我发现,世界上也有很多漂亮的棕色皮肤女孩。你只需要去找到她们。我希望在2008年的时候我就能找到棕色皮肤人群的化妆社区,但那时并不是那么容易。

直到最近我才发现自己关注的人中,更多的是棕色皮肤女孩,我从她们以及她们与自身文化、背景和传统之间的联系当中,受到了启发。我也很努力地在做这些,并且在我的化妆中也反映出这点。我想做更多与父母和我的背景有关的内容。但目前油管上还没有多少棕色皮肤的创作者。这激励着我去更多的事情。

 

我很清楚那里有跟踪者。

多尔  @ doll_cat_pvssy(女权主义作家/模特),6.98万粉丝

“有时我会收到一些无礼的、让我不舒服的评论。”——多尔

我的生活绝不传统,我不喜欢朝九晚五的生活。最棒的一点是,能了解到我的ins是如何帮助其他女性,看到自己身体和性别中好的一面。与没有见过或交流过的网友有这种联系是很奇妙的。我没有上过大学,从16岁就出来工作,做过很多办公室工作,现在是一名自由职业者。我没有另一个自我。我知道有些人尤其是男性对于我是怎样的人有他们自己的见解。我认为这对社交媒体来说是很危险的,大多数人只会在社交媒体上晒他们生活中最好的部分,而不会晒他与家人吵架的样子。我很认真地对待我的ins,我想要向大家传达一个信息,女权主义很酷,我也很酷,因为我就是一个女权主义者。使用社交媒体让我感到高兴,因为这是一种很好的方式,可以看到其他人是如何支持一些特定事情的,如女性游行和人们的聚众行为。我的自拍从来都是根据自己的想法拍的,而不会在乎别人的看法。习惯出现在公众视野里会增强自信,当你自信起来,人们也会以欣赏的眼光看你。

多尔

从ins上得到的最糟糕的感觉是,当人们不懂你所发的内容时,就把你看成是一个东西。我觉得这些人是施虐狂,所有伤人的信息体现了他们的不安全感。如果我有他们没有的这份安全感,他们一定会嫉妒我。我脸皮厚,我不太理会ins上的负面消息。发定位时一定要小心,我一般都在离开那个地方之后才发定位,因为我很清楚那里有跟踪者,所以我会特别小心。但除此之外,我并不情感脆弱。我有时收到无礼的、侮辱我的评论,一开始我都会选择不理会,因为大多数男人都没有学会尊重女性。我一直都是一个非常独立的人,我爱自己的公司,而且我从小就讨厌在外过夜。

当我用社交媒体时,我也不觉得和朋友出去玩是在浪费时间。相反,这迫使我去见其他的创作人,一起创作艺术,我的社交能力也因此得到了提高。

我认为每个人都使用社交媒体来寻求某种形式的验证。你露越多的肉就会得到越多的喜欢,然后就得一直持续这种方式。ins鼓励人们露更多的肉,但实际上更多的是展示一种新层面的自信。这不关乎点赞,而是探索自己。我建议那些想要创立ins账号的人不要做广告,而做真正的自己。这可能会有争议,会让你在老板面前感到不安。你得知道你的家人也会看到,你必须对自己有信心,如果你想要拥有更多粉丝,你必须坚持自己的个性。我的家人都非常支持我,我妈妈很乐意告诉她的同事们,有这种支持绝对是有帮助的。

如果没有ins,我就不能在自己喜欢的行业工作。

乔安娜·库什塔  @ joannakuchta(博主/模特),110w粉丝

“突然我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新粉丝。”——乔安娜·库什塔

我认为通过广告变现是完全可以的。我们都必须以某种方式赚钱,这就是博主在ins上赚钱的方式。我喜欢与时尚品牌合作,为他们创造内容。然而,我并没有做很多有偿的工作,因为三年前开始玩ins的时候并不是为了赚钱。我把它作为时尚和摄影的创意来源,并且想一直保持这样。我不想为我自己不会用或不会穿的东西打广告,我也不会为那些承诺你能减肥的茶、奶昔或药片做广告。

乔安娜·库什塔

很多品牌都联系过我,他们的目的很明显——找苗条的女孩,要求她们和产品合影,并声称她们也在用这些产品。再多钱也不能让我推销这样的产品给我粉丝,我的粉丝中71%是女性。从我18岁开始使用ins时,一些粉丝就一直关注着我。我觉得和他们很亲近,因为他们一路看着我成长。

我喜欢时尚和拍照,刚开始用ins的时候只是为了好玩,当时我还住在爱尔兰的一个小村庄。突然之间,每天都会有几千个的新粉丝。现在它成了我的事业。每一个有这么多粉丝的公众人物,都得有责任感。我要确保粉丝们知道,我穿的衣服有一半是自己买不起的,而是品牌送的。我很感激,因为如果没有ins,我就不能在自己喜欢的行业工作。

 

白种人的商品与肤色同我一样的人之间存在着隔阂。

艾玛·彼得斯  @ama.peters (金融学生/生活博主),3.83万粉丝

“我认为自己是一个内容创造者。”——艾玛彼得斯

我十五岁时注册了一个账号,用来发照片和标签。后来我收到一些公司的邮件,发现这是一种很好的用网络工作的方式,所以我觉得自己也可以从事这项工作。我喜欢涉猎一些东西,但我正试图找到自己的定位,以便更容易跟品牌合作。有些浅薄的人会很依赖ins,他们无法将其与现实生活区分开来,但如果你有基本原则,那么我认为就不会这样。我把这看做是我的工作——广告和营销,所以我不得不在意。 但我真的不关心我是否能在自拍或类似的东西上得到2000个赞,因为当我和朋友一起享受生活的时候,这些赞并不会跟着我。

艾玛彼得斯

我们是有影响力的人,但受众会认为这就是真实的生活,这很危险。作为一个有影响力的人,你有责任不要夸大其词。我觉得社会普遍对影响力有追求,我只是把自己看作是一个内容创造者。这就好比如果你在一家广告公司工作,你得到了一份工作,你就要为它写广告。这是一样的,不同的是你自身就是内容。我不会为了好玩而自拍,我觉得自拍是展示产品的最佳方式。

种族有时会影响我的工作。与一些英国品牌合作时,他们一般更喜欢英国长相的博主。我想打破这个局限,向其他人证明所有种族都可以在时尚、博客或任何职业上做得很好。因为我认为白种人的商品和那些肤色同我一样的人之间存在着隔阂,白种人得到了完全不同的工作,那一点儿也不公平。这并不容易,因为与那些跟我有相同粉丝数的、内容质量跟我差不多甚至比我更糟糕的博主相比,我得到的工作机会少得多。这仅仅是因为他们符合顾客的喜好,但这顾客的喜好只是品牌方的刻板想象。这会导致品牌错过很多无法认同这一点的顾客,因此应该具有多样性。【全文完】

来源:the guardian
作者: Sophie Wedgwood
编译:杨霞
校改:葛玮玮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
By |2017-12-11T13:04:10+00:00十月 25th, 2017|人物传记, 娱乐, 文艺杂文, 生活, 编辑推荐|3 Comments

About the Author:

rita-yx
腿长 腿长

从接到这篇文章就知道不容易,这也是我第一次为了准确的翻译文章中的一句引用去翻英文原著,很多俚语找各种词典翻译还是找不到合适的释义,所以只能尽量往正确意思上靠,我英语比较差,翻译第一遍就差不多用了一天(当然是断断续续的),第一遍比较注重句子的通顺就忽视了遵从原文的原则,所以第二遍就主要是对照原文修改,有些凭我自己不能解决的句子还是在葛玮玮的帮助下进一步修改的。

3 Comments

  1. Laura
    Laura 2018年7月13日 at 下午10:42

    感觉现在有些网红已经成了产品推销员,而不是活生生的人了,社交媒体上尽是千篇一律的东西。

  2. Buddy
    Buddy 2017年12月12日 at 下午6:38

    聚光灯下的生活,孤独与喧闹同在。

  3. 三表叔
    三表叔 2017年11月19日 at 下午7:54

    我喜欢这句译文:“经过滤镜、着色和裁剪的调整,我们所发布的图片仅是我们想要外界看到的样子,即一个理想的自我。在许多情况下,这张照片与现实相去甚远。” 给你一个赞!

Leave A Comment

亲,您知道么,
川透微信公众号一直在推送本站图文,扫二维码加入:

热门标签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