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活, 编辑推荐/为何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开始不愿意追生二胎

为何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开始不愿意追生二胎

【阅读原文】
编者语:你或许会觉得,中国二胎政策的开放可以帮助许多家庭实现他们的“二孩梦”。但本文却指出,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开始不愿意追生二胎,原因何在?随着老龄化问题、青壮年劳动力不足等问题的加剧,中国政府又该采取什么样的策略来鼓励生育?本文将对这些疑惑做出解答。

湖北襄阳市的妈妈们正在参与母乳喂养倡导日活动  摄影:视觉中国/盖蒂

刘雯(Liu Wen)是中国西北青海省的一名公务员,三个月产假结束前一天晚上的情景至今仍然历历在目——那晚,她焦急万分,她一直告诉自己:“放松心情,不要担心,好好睡一觉,明天会是一个新的开始。”她的丈夫是一名医生,当时正值夜班,所以只有她一个人在家照顾儿子。到了凌晨一点,儿子突然哭闹起来,她心急如焚,也跟着大哭起来。

孩子的哭声牵动着她的心,那一刻,刘雯在心里告诉自己:“感谢计划生育政策,一个孩子就足以让人心力交瘁,坚决不会再要第二个孩子了!”

从20世纪70年代末开始的几十年里,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打破了许多夫妻养育多个孩子的梦想。然而,五年前,国家开始慢慢废除该政策,允许每个家庭养育两个孩子。

如今,有关机构打算完全放宽生育政策。但专家们却称,这一改变不大可能对中国整体的人口走向产生太大的影响。过高的教育成本、养育成本以及房价打消了许多中国家庭养育多个孩子的念头。尽管现在已经开放了“二孩”政策,也很少有人愿意再养一个孩子。

28岁的文希(Wen Xi)是北京某电台的销售主管,她说:“即使中国政府完全放宽生育政策,不再限制一个家庭的孩子数目,新生儿的数量也不会大幅增加。养活自己已如此艰难,再去迎接一个新的生命又谈何容易?”因此,她更愿意将时间和精力用来提升自己,以及赡养独自一人、含辛茹苦将她养大的母亲。

根据本周的报道,中国国务院已开展研究,以分析生育限制的废除对家庭规模的影响,而生育政策的全面放宽最快将在今年得到实施。这一行动将宣告备受世界关注之一的大型人类社会工程实验(计划生育政策)的结束,一个许多人都认为错误的政策决定。如今,中国面临人口老龄化、劳动力人口锐减以及低生育率问题的困扰。

美国加州大学欧文分校的社会学教授王峰(Wang Feng)说道:“计划生育政策或许是中国历史上的一大政策失误,政府以及社会或许会很快将其遗忘。但全面放宽生育政策对许多家庭来说意义重大,不会很快被人们遗忘在历史的长河中。”

刘雯女士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婆婆一再要求她多生一个孩子,但她的内心十分抗拒。她说:“从儿子出生那天起,我们就得面临诸多的问题的困扰:孩子要选择哪个牌子的奶粉?要学习哪种乐器?上哪个幼儿园?上哪所小学?选择什么样的老师?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所有这些问题让我们备受煎熬,也让孩子压力山大。”

尽管许多年轻职业女性只想要一个孩子,甚至一个都不想要,但对于也不能过于绝对,还是有人持不同的态度。魏滕(Wei Teng)是广州一文化研究中心的学者,她表示,无论怎样她都考虑再要一个孩子。

不过,即使一些夫妻有追生孩子的打算,如今中国社会育龄夫妻的队伍仍然相对较小。北卡罗莱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的社会学副教授雍财(Yong Cai)称,从20世纪80年代实施计划生育政策以来,仅仅十年的时间,中国社会便陷入了“婴儿荒”的困境,出生率大幅下降——20世纪80年代末,中国的新生儿总数为2800万,但到了90年代中期,新生儿数量急剧下降,仅为1800万。

他表示:“现在中国育龄夫妻的总量较少,因此无论政策如何,新生儿的数量也将会继续下降。如今,我们正在经历婴儿荒带来的‘余响’。”

中国武汉一医院产房的护士正抱着一个新生儿

美国威斯康星大学医学与公共卫生学院的人口统计学家易芙仙(Yi Fuxian)称,去年中国新生儿的出生率在前年的基础上下降了4%,中国的生育率为平均每个妇女1.24个小孩,低于预期的1.63人次。

过去,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通过强制引产、强制上环、罚款手段来干预女性生育。因此,有人笑话道,既然当年中国有关机构可以采取手段来阻止女性生小孩,如今也同样可以采取手段来鼓励她们生育。在中国众多红色醒目的宣传标语中,一个医生这样写道:“如果你到了生育年龄还不打算要孩子,那么我们会想方设法让你怀孕”。今年,该标语发布到网上,有超过六千网友为其点赞。

取消生育限制对中国女性来讲,并不都是好事:许多女性享受到了“独生子女福利”以及那些原本只为男孩子储备的资源。到20世纪90年代末,女性的大学入学率达到了近40%,到2008年,这一比率甚至超过了同龄的男性。

私营行业以及学术界拒绝女性求职者的现象已是屡见不鲜。许多公司也倾向于聘用那些已经有了一个孩子,并且可以确保不会再有产假的女性求职者。

艾米丽.郑(Emily Zheng)在北京一学术机构研究大众文化,她说:“如果中国政府不采取相关措施来保护女性职员,那么公司将会有更多的理由来减少对女性求职者的聘用。”

尽管如此,放宽生育政策在微观层面已经对个体家庭产生了积极影响。34岁的宁先生在杭州一家银行上班,现在她依然记得1989年那段母亲怀孕时的艰难时光,当时正值计划生育政策实施的关键时期,超生二孩属于违法行为。母亲担心邻里乡亲告密,如果计生委知道母亲怀孕的消息一定会强制母亲做引产,因此,母亲只好偷偷躲藏在附近的一个小村庄里。待到妹妹出生后,身为农民的父母将平日里省吃俭用省下来的近100美元(当时约合人民币380元)用来交了罚款。

2015年,宁先生发现自己面临同样的困境。他家已经有一个女孩了,但妻子希望再要一个孩子。夫妻俩也考虑过引产,但仍心存侥幸,希望会有政策漏洞。数月以来,夫妻俩一直在各政府部门之间来来往往,希望得到追生的批准。在妻子预产期临近的前几个月,他们的申请工作也仅仅只做了一半之时,“二孩”开放政策终于“姗姗来迟”——国家允许所有家庭追生二孩。

“如今,所有问题都已烟消云散。现在我们需要操心的问题是妻子能安心养胎,做好一切准备以迎接第二个小生命的到来,我们真的倍感幸运。”

宁先生和妻子也表示,不会再要第三个孩子,两个孩子已经足矣。【全文完】

来源:《卫报》
作者:Lily   Kuo
编译:杨欣丽
校改:焦   蝶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
By | 2018-06-21T22:48:46+00:00 六月 11th, 2018|文艺杂文, 生活, 编辑推荐|0 Comments

About the Author:

Smilence


这篇文章篇幅不长,要求进行编译,但考虑到文章本身就不长,就没有像以往一样,对文章内容做出太多的删减。在编译过程中,对计划生育政策的背景知识做了相关的查阅,翻译时也做了一定的补充,尽量使读者能够更加清楚明了的了解该政策。对于文章语言,力求通俗易懂,尽量符合中国人口味,对一些词汇也尽量采取生活化的处理方式;在编译的过程中,还增加了一些衔接词语,以使译文更加流畅自然;对于文中出现的观点,都尽量保留,以还原大家对计划生育政策以及开放二孩政策最为真实的反应;此外,保留原文的特写镜头开篇的形式,极具画面感,希望能引起读者的共鸣。第一次做编译,不足之处,敬请指点。

Leave A Comment

亲,您知道么,
川透微信公众号一直在推送本站图文,扫二维码加入:

热门标签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